您的位置 : 语乐文学网 > 穿越 > 重生之毒妃天下
重生之毒妃天下

重生之毒妃天下挽歌笙笙

主角:千重雪,萧子归
《重生之毒妃天下》是一部穿越题材的女频小说,作者挽歌笙笙构思精巧,主题新颖别致,情感发展含蓄曲折,主角千重雪萧子归两条不同人生轴线平行、交错并互文。《重生之毒妃天下》简介:当小白兔重生蜕变成红太狼,她再次遇见的大灰狼还不是分分钟变灰太狼?看昔日小白兔如何黑吃黑,一路逆袭打怪兽,登上人生巅峰。千重雪前世被大姐和三皇子坑害成为皇权争夺上的棋子,幸运重生的她,选择重新开始自己的人生,一雪前耻,劫后重生的她,一改往日的软弱,开始强悍应对大夫人和姐妹的刁难,直到遇见九王世子,和他成为同谋,然而合作的道路并非如此简单,关于爱情,她还能够信任男人吗?关于仇恨她又该如何化解,如何学会放下。...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1-04-08 04:04:06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得益于一连好几日的静养,所幸年少又经常锻炼,千重雪早就恢复大半。

即便无人打搅,她也不肯歇口气,书架里早就塞满各种医书策论。甚至自己做了飞镖和圆靶,有空就玩一玩投飞镖游戏。只是她如今的腕力和准头还远远不够。

“三姐!”千曦儿挪着小步走过来,怯怯地看着她。

千重雪垂眸淡淡一笑,将仕女戏猫的书签夹在古籍里,然后起身牵住千曦儿的手,将她按在凉榻空位上坐定:“七姨娘最近好些了吗?每天都有喝药吗?”

“嗯,大夫说,马上就能下床走动。”千曦儿笑容可亲,精致的小脸漾着丝丝清丽之色。这丞相府的小姐没有哪个会输了颜色。只是她跟以前的千重雪一样,习惯于被动挨打。

“对了,三姐。我不敢空手来,奶娘交给我一盒东西。”千曦儿从腰间解下荷包,掏出一只和她一般灵珑可爱的白瓷小盒。

这时百合过来斟茶,千重雪接过瓷盒,轻轻旋开盖子,就闻到一股沁人心脾的芳香。千重雪本能地蹙眉,这种闺阁小姐的喜好对她来说早就恍若隔世。现在只觉得反感。

千曦儿小心翼翼观察她的表情,见她并未像预料中一般喜欢,便急匆匆地解释:“这是御贡的紫胭脂,今年才出的新品。父亲给姨娘留了几盒,我给四姐五姐送去,她们都赞不绝口呢。三姐,我的气色看起来如何?”

千重雪仔细打量,果然她眼角涂着一抹紫云,同样清香袭人,更平添一份魅惑。不由得暗暗好笑,不愧是名门千金,这大庆时兴的好东西,她们总是第一个分享。

千重雪将紫胭脂交给百合,收拾妥当,然后她打开梳妆盒,取出一对白玉手镯,顺势就套在千曦儿的手腕间,不等千曦儿拒绝躲避,她轻轻扶住对方纤弱的肩膀:“有来有往,别叫七姨娘替你担心。”

千曦儿蓦地眼眶一红。千重雪见状,忍不住暗暗摇头。七姨娘跟八姨娘完全是两种性子,最喜欢跟大夫人争宠,她怀疑,七姨娘这次急症便是大夫人的陷阱。前世千曦儿刚刚及笄,便远嫁给年过半百的南海富商,受尽虐待。后来她在教坊司听说,七姨娘收到女儿死讯一夜间就疯了。她这一世重生,就像蝴蝶振翅,不知能不能顺道改变她悲苦的下场?

“六妹,听说你姨娘的娘家是茶商,你自小随她学习茶艺,想必已经有几分精到。祖母恰是爱茶之人,尤其是九华佛茶。得空送些珍品给祖母,再陪她一同研究茶道,对你来说,这不难吧?日后有祖母替你说话,你跟七姨娘总不至于这般煎熬。”

千重雪故意把话说白了,透着几分真心。千曦儿果然眼神陡亮,毫不遮掩她的惊喜:“这样真的可以吗?祖母也会喜欢我吗?”

七姨娘跟正室夫人争宠,时而欢喜时而忧,没个定数。千曦儿早就尝尽人情冷暖,否则她不会对千重雪的主意如此看重。

千重雪懒得敷衍,神色变得疏淡:“跟七姨娘商量一下,你会明白的。”

她这不是说教,更不是姐妹情深。如今大夫人在府里只手遮天,她若是多几个敌人,千重雪便可以寻隙进击,甚至在关键时刻转移一些压力。

千曦儿看似羞赧,其实心思照样敏锐。瞧出千重雪的送客之意,她便识趣地告辞离开。

秦妈妈端着一盅党参鸡汤进来,见千重雪偎在窗边翻书,无奈道:“又是飞燕舞又是医术,小姐你就不能学学女诫和女红?本事再大,将来你嫁出去,总归是以夫为天的。”

以夫为天?千重雪下意识地嚼着这话。可笑的是,前世她妄想嫁给三皇子,结果妇德有损,最终变成他口中的脏东西。

“秦妈妈,好端端的你抹泪做什么?难道昨晚针黹做久了,眼睛疼?”这时百合进来,从秦妈妈手中接过汤盅,搁在窗边的案几上。

千重雪捏住银勺垂眸看去,这柴鸡的肉皮已经炖烂,露出白惨惨的骨头。令她瞬间想起前世被王水腐蚀,一双脚变成森森白骨,而千瑾萱在旁边张狂大笑。

她眸光忽闪,勉强压住心底的烦躁,忍着胃里强烈的恶心感,将鸡汤舀起来送到嘴中。就算红颜白骨就算枉活一世,那又怎样?

秦妈妈见千重雪面色僵冷,又忍不住垂泪。现在的三小姐,她已然看不透。或许这样的小姐更合适后宅生存,落落大方,进退有据,甚至能讨得老夫人的欢心和大少爷的帮助。

养生鸡汤喝完,千重雪早就香汗淋漓,百合舀水给她擦拭,道:“小姐,水竹被大夫人赎回,你倒是替她求情,可她昨天在院子里鬼鬼祟祟,打了这么多板子,还是记不住教训。”

千重雪觉得好笑,大夫人手下多的是这种打不死的蟑螂。

“叫秦妈妈盯着。”她神色平淡,墨眸里却涌出一泓霜雪般的清泉:“将那盒紫胭脂带上,先随我去拜见大哥。”

百合略微有点迟疑:“可水竹……”

“放心,秦妈妈早晚要面对。”如果秦妈妈还是跟以前一样懦弱地逃避争斗,甚至对大夫人委曲求全,那么以后她绝对不会将心腹之事交给她。

走出紫薇园的时候暮色斜照,半路却细雨骤降,这天就像晚娘的脸,实在惹人不爽。黢黑的屋檐底下,水线银白,淅淅沥沥敲打花盆里的杜鹃海棠。

好在这附近就有一座华亭,百合扶着千重雪在林荫道上小步疾行:“小姐,这雨一时半会儿恐怕不停。我先回去取伞。”

千重雪依言点头,独自避进华亭里。这是一座三层重檐六角攒尖的凉亭,琉璃碧瓦斗拱精巧,每一处均镂金错彩,端的是美轮美奂。

华亭三面围着青纱帐,正中摆着一方黑檀案几并两只熏香青花绣墩。千重雪拣了绣墩坐下。案几上竟然搁着一架古式焦尾琴,旁边置有一只十锦珐琅杯,杯中酒水尚温。

随手轻拂,清凌凌的琴音自指尖倾泻如水,千重雪不禁暗暗诧异。这里甚是僻静,临近大哥的落棠院,这一路她未见别人,兴许正是大哥的雅好?

前世在教坊司耳濡目染,又时常随乐部演出,闲时她又自娱自乐,如此便习得一手好琴艺。当年教坊司的奉銮大人听她偶奏一曲,更是惊为天人。

回忆间,清逸典雅的琴声由指间流淌成河。

与华亭隔池相望,一名系着黑羽披风的男子正在长廊尽头茕茕独立。流丽的乌发被斜打进来的细雨洇湿,更衬得他肤色欺霜赛雪,眉眼姽婳艳逸。

相距不远,却隔着一帘青纱,他只听到琴声时而低鸣如九霄环佩,时而高亢如纵横驰骋。

这女子是谁?缘何可以弹出这样一曲《长门宫》?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 雁荷
    雁荷

    挽歌笙笙这部小说《重生之毒妃天下》,是一部不可多得的优秀作品。该小说故事情节绵密、叙述娴熟、语言流畅,人物形象生动饱满,有情感、有温度、有力量。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