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语乐文学网 > 婚恋 > 晚吟钟情笙凉薄
晚吟钟情笙凉薄

晚吟钟情笙凉薄粟莘

主角:江晚吟,顾允笙
小说《晚吟钟情笙凉薄》的题材为婚恋,作者粟莘在运用小说语言和把控人物心理上,均有上乘表现。作品贴近生活,引人思考,可读性很强。《晚吟钟情笙凉薄》主要内容:三年前,江晚吟仿若童话中那个耀眼的公主。被顾允笙猛然打开心扉,她的生活开始围绕他转。因为误会,他生生打断她的双腿,将她投入监狱。整整三年的折磨,当江晚吟伤痕累累的走出监狱,迎接她的却是他撒旦般的微笑,和一步步的折磨,羞辱。他并不只是为了复仇,而是他内心深处不愿面对的爱,这种根深蒂固的爱连他自己都看不明白。不是不爱,而是不会爱。这场迟来的深情,让江晚吟等了太久太久。...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2-07-05 19:41:14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夕阳西下,余晖撒进了休息室里。

江晚吟起身,毫不犹豫的朝着燕灵跪下:“燕姐,我什么都没有了,我现在只想赶快把钱还给顾允笙,你能帮帮我吗?燕姐,我已经不再在意了,只要能够赚到二十五万还债,我干什么都可以,哪怕出卖自己的身体。“

在别人眼里,江晚吟为了钱出卖自己的尊严,但是在她所追求的自由面前,尊严又算得了什么?

燕灵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还是咽了回去,然后沉默着点了点头。

燕灵安抚好江晚吟之后出了门,走到了无人的地方拿出手机拨通了顾允笙的电话。

“顾总,江晚吟她……想要去公关部。“话语在口中转了一圈,还是慢慢吐露了出来。

燕灵屏息着,想要听清顾允笙的回答,但是电话的那头只是一片静默,安静到几乎让燕灵以为电话那边没人。

良久,那边才传出一声冷冷的鼻音。

“嗯。“

然后一声不吭地挂断了电话。

这才过了多久,她江晚吟果然就忍不住,要暴露本性了吗?既然她愿意表演,那他作为“老熟人“,看在多年交情的份儿上,又怎么能够不去给她捧捧场?

顾允笙勾起嘴角,接着拨通了几个电话,“今晚我请客,好好玩。“

……

天知道江晚吟是鼓起了多大的勇气才对燕灵说出了那番话,当燕灵领着她到经理面前的时候她还是无可避免地慌乱了。

“这是新来的员工,什么也不懂,就先让她从打扫卫生做起,记得,不要太劳累。“

江晚吟疑惑的抬头,看向燕灵,见她对自己点了点头,江晚吟感激一笑……

经理看着眼前瘦弱的江晚吟,认为又是一个托关系进来,没什么好感,但也说不上恶意,带着江晚吟领了工作服,简单地吩咐了几句后离开。

江晚吟看了眼手中的拖把愣了会神。“江晚吟,六层包厢601。“隔间门被人从外面来开,对着坐在里面发呆地江晚吟催促了一声:”手脚麻利点。“

包厢一般都是由包厢公主负责的,但是一般包厢里的工作都会比平时过道厕所之类的清洁要轻松许多。

江晚吟心里虽然疑惑,但是却也不敢反驳,“哦“了一声后,顺从地拿着清洁工具出了工具间。

一路穿过走廊,按下电梯按键后等待着电梯。等到电梯打开,江晚吟发现电梯里的是她以前一起迎宾的一个服务员。

江晚吟前脚刚走进电梯,便猛地被她推了出来,那女服务员厌恶地瞥了她一眼,“你一个清洁工做什么电梯,电梯都被你弄脏了。“

这分明就是在故意刁难,若是清洁工坐电梯会弄脏,那么电梯的保洁又是由谁来做?江晚吟不想与她争吵,沉默着走安全出口爬楼梯去了。

楼梯间昏暗朦胧,整个楼道里回响着江晚吟的脚步声。

来绯夜的人通常是来玩乐的,安全通道的灯光昏黄暧昧,一般少有人会踏足,因此除了逃生之外便多了一个新的用处……

江晚吟步伐缓慢的爬到第二层,气喘吁吁额头出了一层薄汗,本打算停在原地休息一会儿。却听到了一声娇媚地嘤咛,更似微微喘息……

江晚吟抬头一看,转角的地方,一个男人压着一个女人在墙角亲吻着,伴着昏黄的灯光,看得人暧昧又脸红。

从江晚吟的角度看过去,那个男人给她一种莫名地熟悉感。

但是也没多想,江晚吟打算悄悄避开,于是她极力放轻脚步,目不斜视地从二人的身边走过,而那男人紧闭的双面豁然睁开,隔着空气,直盯江晚吟。

“站住。“本打算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离开,身后传来的声音使得江晚吟一下涌起了不好的预感,她不想管这些富家公子们乱七八糟的爱好。

定了定神,她缓缓转过身,弯下腰,“实在对不起先生,我不是故意打扰您的雅兴。”江晚吟恭敬地说道,“我是要去六楼包厢做保洁的清洁工。”

“你现在是清洁工?“那男人对她的话语恍若未闻,反而语气里流露出一丝疑惑。”你要去哪个包厢?我带你去。“一只手伸到了江晚吟的面前。

江晚吟慢慢直起身,直到目光落在了那个男人的脸上,然后才露出了讶异的表情。

竟然是任寒夏……

江晚吟有些莫名,犹豫了一下,还是抬脚跟上。

那女人见任寒夏走进了安全通道的大门,也抬脚想要跟上,却被任寒夏叫住,“你不用跟着了。“

那女人立即扭了扭身子,向着任寒夏撒娇道:“任少爷……“

任寒夏不耐地摸出一叠红钞票丢进她的怀里,女人眼睛一亮,拿着钱欢喜地道着道谢离开。

江晚吟将任寒夏眼里的厌烦与不耐看在眼里,没有说话。

任寒夏回过头就便看见江晚吟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忽地抬起眼皮,将目光移到她的身上:“你又何必作贱自己去做一个清洁工,要是有什么困难可以告诉我,我会帮你的。“

“什……“

不知何时,任寒夏已经逐步逼近了江晚吟,她只觉得一股子热气喷洒在耳朵上,耳根一下就红了起来。她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突然间腿脚失去了气力,一阵趔趄,身子立即向一边倒去。

本来已经做好了摔得鼻青脸肿的准备,腰间却突兀多出了一只大手,及时的托住了她的身体。

江晚吟拍着胸口,还心有余悸。还没等她松一口气,就被腰间温热的触感拉回了意识。

她现在正被一个男人搂着腰,亲密相接。

她的脸瞬间红了起来。

“放放放放、放开我……“江晚吟结巴着想要推开任寒夏。惊慌失措的样子像极了受惊的小鹿。她长这么大还没有和一个男人如此亲密地接触过,哪怕是顾允笙也没有……

任寒夏心里一阵无语,他哪能料到江晚吟的反应这么大。看着他结结巴巴慌乱的模样,他的眼里闪过一丝玩味,心里多了一个猜测。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 支鸟
    支鸟

    小说《晚吟钟情笙凉薄》不仅故事情节精彩,而且让我明白:爱情就像一只猫,潜在你心里,平时极为温顺可爱,一旦苏醒,便无可救药,为此痴狂一生了!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