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语乐文学网 > 总裁 > 蜜爱甜宠:前夫复追小娇妻
蜜爱甜宠:前夫复追小娇妻

蜜爱甜宠:前夫复追小娇妻一庭芳菲

主角:唐念初,荆鹤东
有一种着迷,是因为小说《蜜爱甜宠:前夫复追小娇妻》中的主角唐念初荆鹤东而寝食难安,他们的多舛命运令人牵肠挂肚,坐立不安。《蜜爱甜宠:前夫复追小娇妻》主要讲述的是:一场充满阴谋的豪门联姻,一场难打的天价离婚官司,她前有白莲花妹妹扮可怜玩柔弱,后有渣老公假高冷搞逼迫。唐念初一个头两个大,她怎么就这么倒霉啊?结婚三年老公不碰她,她觉得老公一定是不行。没想到不试不知道一试吓一跳,老公不是不行,简直是太行!不管他行还是不行,这种劈腿小姨子的渣男不离婚还留着过年吗?怎奈老公撕了离婚证,亲自给她下了判决:“我宣布离婚无效,你唐念初永远是我荆鹤东的合法妻子!”...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0-12-12 02:17:30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三年后,她的婚姻走到尽头,满心疲惫回了娘家,她的父亲连一句关心都没有,只会在这里指责她对婚姻对这个家庭不够上心。

从来没有人关心她会不会难过,会不会绝望,只会把这压得人透不过气的担子往她肩上压!

她抑制不住心里的悲哀,事已至此,索性豁出去了!

“咱们唐家,从你爷爷辈开始经营,也曾有过荣耀辉煌,百年基业可不能在我手里没落了啊,爸就你们这两个女儿,你们不争气,以后……”

“爸!”她不耐烦打断了唐毅的话,冷静地说:“您根本不用担心,反正荆鹤东现在要跟我离婚娶若仪,以后还是你唐家的女婿,您只要把这些年灌输给我的那些思想灌输给若仪就好,她会替我负担起咱们这一大家子的钱途!”

“啊?”唐毅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杨娟赶忙在一边解释:“老公,念初说的是真的,女婿他有意要和若仪在一起的,应该对我们来说没什么不同……”

横竖都是给唐家当女婿,不管是哪个女儿,只要枕头风好使,就是一样的。

听到杨娟这么说,唐毅总算是放下了愤怒,慈爱地来到唐若仪床前,语重心长地握着她纤弱小手交代:“若仪啊,你要快点好起来,别老是这么病怏怏的让大家操心。”

说着,唐毅才忽然想到为什么一贯脾气温和的唐念初会出手打人,大概是因为这件事。

手心手背都是肉,厚此薄彼也不好,唐毅忽然间有些愧疚自己刚才还没问清楚事情缘由就这么打了唐念初。

“爸,我会努力的。”唐若仪小声回答。

“念初啊,你也别太难过了,你三年都没能拿下荆鹤东的心,说明你也就这点出息了。等离了婚好好休养一段时间,我送你到国外去。”

“去国外干什么?”唐念初不解。

“国外还是要开放点的,离过婚的女人还是很有市场,反正你也没有孩子,没个拖油瓶也好,我会看着有合适的婚事给你安排的。”

唐念初张了张嘴,那些拒绝的如鲠在喉,完全说不出口了。

*

离开病房后,唐念初一个人缓缓走在住院部的走廊里。

不少病房内都挤满了来探视的亲属,那些家人间关切的话语一声声刺疼了唐念初的心。

她现在也是个受伤的女人,可却没有谁会发自真心地对她说什么关怀的话语。

恍然间,唐念初甚至有些绝望地想,如果离婚了,她的父亲是真的会把她送去国外的吧?

然后他们会想办法给她洗白,重新以名媛的身份进入社交圈,再寻觅一个家世背景都足以帮唐家进入一个新高度的男人嫁了,从此相夫教子,忍、包容……

她存在的所有意义,大概就是结婚、生孩子、争家产了吧?

想到这些,唐念初更加坚定内心的想法,她一定要从荆鹤东手里拿到巨额赔偿,这样,她才有足够的资本摆脱这种令人绝望的生活。

她再也不想回到从前,她要新生。

正想着,唐念初撞上了一堵高大人墙,虽然不疼,但巨大的冲击力还是让她重心不稳,整个人向一边倒去!

唐念初惊呼一声,以为自己摔定了,却被一双大手捞住被拉进了一个男人的怀里。

一股淡雅的香水味扑面而来,好像有些熟悉。

正要向这位英雄救美的男士道谢,唐念初就无比崩溃地喊出了声:“荆鹤东?你怎么在这?”

“唐念初,你走路总是不带眼睛的吗?”

荆鹤东放开她,威严紧绷的脸上依旧没有任何的好脸色,这也是荆鹤东面对唐念初一贯的表情。

自从唐念初撕了离婚协议书还揍得唐若仪住了院,他们有好几天没见过了,没想到,今天会在医院里遇见。

荆鹤东依旧是从前的模样,西装笔挺,浑身上下都透着“价值不菲”四个字,他身后跟着的是别墅的佣人,佣人手里提着保温饭盒和果篮花束,一看就是来给唐若仪送温暖的。

唐念初忽然想起从前的事来,只要她病了,荆鹤东都会离她远远的,连句基本问候都懒得有。

就更不用说什么鲜花礼物了,她连毛线都没收到过。

看来,这就是爱一个人和不爱一个人的区别了。

“还是你以为用这种方式可以引起我的注意?”见她不知又在想什么不回答,荆鹤东嘲弄似地说。

锐利的目光立即启动,唐念初上下扫描了一下荆鹤东,勾起嘴角乐了:“得了吧你,我还没有踩了狗屎就把狗屎当鞋穿的毛病,别太自恋,我才没有这种心思。”

她毫不遮掩地就拿狗屎来比喻荆鹤东,这种大胆程度直接惊到了佣人,佣人赶紧默默地退后,就怕荆鹤东发起飙来被误伤到。

果然,荆鹤东火大了。

他并没有狂躁,只是云淡风轻地做出了回应:“是吗?还不知道是谁心甘情愿地穿了三年还舍不得脱下来呢,这个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的人。”

“随你怎么说,反正呢,你想娶若仪,还不是得过我这关?好了,没功夫跟你瞎扯淡,天气这么好我还急着出去玩儿呢!”唐念初不安好心地笑了起来,她忽然觉得这种高人一等的感觉还真好,要是真爱能逼得荆鹤东像个孙子似得来求她,那她就更高兴了。

她愉快地准备走,却被荆鹤东拉住了。

“干什么啊你!别拉拉扯扯的,稳重点!”

“你吃了药没?”荆鹤东压低声音,有些紧张。

“什么药?”

唐念初眨眨眼,没明白。

她前几天感冒是挺严重,但早就好了。

而且,她也不相信荆鹤东会关心这种事情。

“装什么傻?避孕药!”

映入荆鹤东双眼的,是唐念初一脸茫然的模样,随即茫然被恶意的笑取代。

如今的唐念初,已不是从前那个任人搓圆捏扁的唐念初。

“我为什么要吃这种药啊?你干嘛关心这种事情?荆大少爷不是从来都无所畏惧的吗?”

荆鹤东没好气地将她一把按在墙上,恶狠狠道:“你要是有了,立即告诉我,我不想你怀上不该有的孽种!”

书友评价

  • 花开半夏
    花开半夏

    读罢《蜜爱甜宠:前夫复追小娇妻》之后,很是感慨作者一庭芳菲在文学方面的天赋,既可以做到天马行空,挥洒自如,又可以运筹帷幄,引人入胜。希望一庭芳菲多多出品佳作!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