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语乐文学网 > 重生 > 嫡女为凰:皇上的嚣张狂妃
嫡女为凰:皇上的嚣张狂妃

嫡女为凰:皇上的嚣张狂妃如意玉

主角:北辰皓轩,君若素
如意玉是当今很火的一位作家,他的作品一经面世,便成为霸屏的利器,所向披靡。如今,如意玉最新小说《嫡女为凰:皇上的嚣张狂妃》终于上线了,你还能淡定的住吗?!《嫡女为凰:皇上的嚣张狂妃》介绍:君若素是高高在上的血族,却为了他化身成人,海誓山盟,非君不嫁。新婚之夜,身份曝光,被逼跳崖。她,是碧月大陆君家有名的痴傻丑女,却被陷害致死。当她成为她之后,会有什么不一样?她步步为营,从声名狼藉到名倾天下!她坚持不懈,从丑女废柴到颜倾天下!在某位邪王北辰皓轩看到她的第一眼,便指着她说:“我要她!”从此,他不再放手,他的海誓山盟她不敢接受,直到邪王将自己破碎的心摆在她的面前……...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1-01-11 07:59:26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碧月大陆的夜晚,暗黑如墨。

君若素穿着夜行衣,来到了君霆宇的院落外,她环顾四周观察了一下环境。

君若素有些诧异,君霆宇不是很宝贝那颗无心树吗?在他的院落外竟然没有人把守?君霆宇是太自信了吧?

不过,防守松懈也好,正合了她的心意。

当君若素想要跨进院落门口的时候,暗夜的声音响起:“你信不信一进去就会被发现?”

暗夜一贯冷嘲热讽的口吻,君若素已经麻木了,也不知道到底他是主子还是自己是主子。

君若素收回了跨到一半的脚步,微微蹙眉,思考了良久,说道:“你是说,有感应阵法什么的东西?”

除了这个,君若素想不到还有什么东西能在第一时间发现自己了。

“你还算不笨嘛。”暗夜笑笑道,“怎么进去,自己想办法,我可以把自己的力量借给你,你看着办吧。”

说完,暗夜竟然沉默了。

君若素傻眼了,这是让她这样一个废物自己进去?

“暗夜,你出来,出来!”可惜,不管君若素怎么呼唤暗夜,暗夜都没有再理会她。

看着君霆宇这没有什么异样的院落,君若素有些气馁,观察了许久都没发现到底是哪里布下的阵法。

正当她想要放弃打道回府的时候,一阵笑声令她心中欣喜。君若素抬头看向笑声传来的地方,轻声道:“你来了?”

树上,北辰皓轩正垂眸看着君若素,他可没有错过在君若素知道是自己来的时候,满眼的欣喜,北辰皓轩的心湖忽然起了丝波澜。

“怎么,进不去了?要不要本王帮忙?”君若素还不能修炼,当然看不到这个玄阵,他就不一样了。

“要!”君若素直接了当地说道,无心花可关系着自己未来能不能修炼啊,她才懒得客气,让北辰皓轩来帮忙,最好不过的了。

“这里有个感应玄阵,但不管我怎么看,都看不出这其中奥妙。”君若素看起来有些苦恼。

北辰皓轩轻笑一声,飞身来到君若素的身边,“跟紧了,若是出什么差错……”

北辰皓轩顿了顿,凑到了君若素的耳边,双眸中流露出魅惑之意,轻声说道:“本王也可以负责,让你给本王暖床好了,下半辈子也可以衣食无忧。”

暖床?衣食无忧?!君若素不雅地翻了个大白眼,催促道:“赶紧的!”

见君若素没有太多的表情,北辰皓轩转身面对着君霆宇的院落,在君若素看不见的地方,嘴角扬起了一抹温润的弧度,她似乎渐渐习惯自己的存在了吧?

这很好,北辰皓轩轻轻一挥手,君若素忽然间觉得君霆宇的院落光线变亮了!接着,北辰皓轩抬脚朝着院落里走去。

虽有诧异,但君若素没有问出口,紧跟上了北辰皓轩的脚步。

没走多久,无心树便出现在两人的眼前,无心树上,只有一朵无心花,君若素也没敢贸然上前,而是转脸看向了北辰皓轩。

“观赏就可以了,无心花这个东西,摘下只能存活两个时辰,然而,无心树上,每次只能结出一朵无心花,直到这朵花枯萎,下一朵方才会出现。”北辰皓轩伸了个懒腰,看上去有些百无聊赖的懒散,身形却如竹韧。

什么?!观赏就可以了?!摘下只能存活两个时辰?!

君若素彻底就傻眼了,自己还不会炼丹,现在盗取根本就不能留存……那她还来这里干嘛?!北辰皓轩和暗夜也不早告诉自己!

“暗夜,你想想办法。”君若素用着神识沟通通知暗夜。

君若素等了许久,暗夜方才出声,说道:“放进墨玉里吧!”

墨玉?!又是墨玉?!墨玉不是储存空间吗?这个世界的空间戒指是不能储存活物的,难道,墨玉和空间戒指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

没有多想,君若素便上前去靠近了无心花。

一瞬间,无心花竟然绽放开了!北辰皓轩眸光微凝,似乎在诧异无心花能在瞬间绽放。

无心花的花期特别漫长,能有好几十年,一般要到第五十年,无心花方才能完全绽放,花骨朵打开也只有几个时辰的时间,几个时辰之后,这朵花便会枯萎。

可是,据北辰皓轩所知,君霆宇的这棵无心树,结出来的花只有十年的时间,怎么会在这瞬间绽放?和君若素有关吗?

北辰皓轩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君若素,垂下了眼。

他忽然发现,小东西身上的秘密越来越多了。

北辰皓轩的唇角缓缓勾勒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而君若素,她正在纠结着怎么摘花才能让它完好地被自己收进墨玉空间里。

“让我来。”暗夜出声道,“接受我暂时控制你身体的请求。”

控,控制?!君若素咀嚼着这个让她有些心惊肉跳的词语,但还是将身体一半的控制权交给了暗夜。

感受着君若素的变化,暗夜的心里似乎有着什么在涌动,笨女人,不知道它可以利用这一半控制权来夺舍她吗?这么相信他?

或许是死过一次的原因,也或许是因为君若素打心底里相信暗夜,自己的生死契约者,她相信他不会出卖自己。

暗夜将自己的力量缓缓释放出,充盈着君若素的气海。

站在一旁的北辰选好感觉到君若素的变化,一个转身,看向了君若素……

他看见君若素的身边,竟然有黑色的流波在涌动!

将她整个人直接笼罩起来!冰冷、孤独、绝望!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情感啊?!

北辰皓轩怔住了,定定的看着君若素,看着她整个人的开始发生变化,黑色的流波正缓缓地蔓延开来,将她周身的夜色渲染得更为浓重!

君若素缓缓将眼睛闭上,深吸了一口气,再次睁开,双眼迸射出好似犹如激光一般的光亮!

暗夜身上爆发的灵力好似石子入水一般,在君若素的气海中泛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轰轰轰!君若素瞬间感觉到自己的气海中有着翻腾暴涨的力量!

北辰皓轩顿时有些心焦,君若素这样,会闹出不小的动静,到时候事情败露,想再留在君家里找到药鼎的线索说不定就难了!

动静是小,自己想要进出禁地也不算很难,令北辰皓轩惊愕不已的是,君若素的半边小腹处竟然开始涨大!没错,就是半边!

君若素整个人,只有右半边身体开始在不断涨大!接着是她的肚子,再是双手,脖子!直到她右半边身子全部涨大,她身上释放的灵力方才缓缓停止……

此刻,君若素的额头上的汗水好似小溪一般不断流下,她的身体一半正常,一半涨大。

北辰皓轩只觉得不可思议,想要上前帮忙,却不知该从何帮起,这让他少有的有些挫败。

君若素这样的情况并没有坚持太久,涨大的右半边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飞速缩小,北辰皓轩已经提到嗓子眼里的心,也缓缓放下。君若素忽然转过身,定定地看着北辰皓轩。

“你是谁?”北辰皓轩问道,他深知面前这个人不是君若素,“她去了哪里?”

‘君若素’轻勾起唇角,一边目光平常,一边目光晦暗不明,嘴角勾勒出的弧度,也有些诡异,右边扬起的弧度比左边的要大一些。

“我就是君若素!”

瞬间,北辰皓轩只感觉寒毛倒竖,这个声音就像是一男一女两个人在说话一般。

“怎么?觉得恶心?”‘君若素’轻笑一声,并没有等北辰皓轩的回答,直接转身靠近了无心花。她伸出右手,右手手掌心里有着令人有些看不清的黑色浓雾,一把将无心花摘下,收回了墨玉空间中。

一气呵成,这时候,君若素的右半边身子渐渐地恢复正常了,原本晦暗不明的眸光开始渐渐清明。

君若素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她只感觉到一阵头晕目眩,身体的一半控制权被掌控在别人手里,这种感觉可真不好。

“素素!”北辰皓轩扶起摇摇欲坠的君若素,眼底掠过一丝担忧,“走吧,回去休息。”

北辰皓轩抱着君若素朝着那个破败院子而去。

回到院子里,君若素也感觉好多了,深吸了几口气,对着北辰皓轩说道:“今晚谢谢你。”

北辰皓轩微微一笑,说道:“那禁地那边?”

君若素眸光微凝,凉声道:“不急,君家的禁地,每年的某个时期是要固定开启的,君家里任何一个年满十四岁的小辈们,都可以参加,我只要在那个时候去就可以了。”

“九月初九?”北辰皓轩微微挑眉,“没多少时间了,你好好准备。”

北辰皓轩说完,并没有在君若素这里逗留太久便离开了。

君若素不停地叹气着,去禁地没有什么困难,问题是在进去之后,不用说也知道自家那个三姐,恨不得自己不得好死,到了禁地里还不想办法把自己弄死?

还有那个和君若颜同父同母,自己那所谓的大哥,肯定也会帮助君若颜把自己给干掉。

“有我在你怕什么?”暗夜居然出声安慰君若素,“再像今天这样,让一半控制权给我不就完事了?不过,你的筋脉闭塞,我的灵力经过你的身体,只能发挥出不到百分之一的力量。”

君若素忽然有些好奇暗夜的实力到底达到了何种地步,不到百分之一就这么恐怖。

“诶,小丫头,把你身上的问题解决之后,可要抓紧修炼啊!等级越高,我的力量就能解封的更多!”

解,解封?!君若素轻轻勾起唇角,暗夜身上的秘密好像也不少呢……

“嗯,我明白的。”君若素笑了笑,抽动着脸上的伤疤。

“学会炼丹之后,你也可以炼制生肌丹,把脸上的伤疤去掉。”暗夜又一次出声道。

有些难得啊,暗夜居然会和自己说那么多话,破天荒的竟然没有对自己冷嘲热讽。

“暗夜,恐怕我脸上的伤疤没有那么容易去掉的。想想看,当时这个身体毁容的时候也不过才几岁,那个时候还没有任何人发现原主是个废物。”

“就冲着‘未来太子妃’这个名号,君霆宇这么势利的人,肯定会不予余力地治好我的脸。恐怕,原主不能修炼,也和脸上的伤疤有关。”君若素伸出手抚上了脸颊,讽刺地笑了出声。

暗夜静静地听着,没想到君若素竟然有如此独到的见解。

暗夜并没有为君若素好好查看,脸上这块伤疤要除去,有的是办法,现下,重要的事情就是要夺得那个鼎盖。

“睡吧!我想明天应该有一场硬仗。”君若素轻声道,毕竟,自己回来之后,那朵无心花就不见了,君霆宇说不定会怀疑到自己身上来,即使他不怀疑,那个恨毒了自己的三姐,也会把这滩水往自己身上泼。

君若素想了许久,便沉沉入睡。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 当情歌老了
    当情歌老了

    读罢《嫡女为凰:皇上的嚣张狂妃》之后,很是感慨作者如意玉在文学方面的天赋,既可以做到天马行空,挥洒自如,又可以运筹帷幄,引人入胜。希望如意玉多多出品佳作!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