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语乐文学网 > 都市 > 护花高手:风流小保安
护花高手:风流小保安

护花高手:风流小保安咕噜蜜

主角:雷铁柱,花美丽
雷铁柱花美丽是作者咕噜蜜笔下的人物,小说名是《护花高手:风流小保安》,这对郎才女貌的主角羡煞旁人,让人好生喜欢。《护花高手:风流小保安》主要讲述的是:出生在农村的他,靠一己之力崛起,人生艳福不浅,成为村中的护花高手。...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1-01-14 03:59:03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领导的隐私可不像是女人的胸,说看就能看的,一个李国龙已经够呛了,要是再知道姜才武的秘密,那他也别想继续在滨江镇里继续待下去了。

于是雷铁柱悄无声息地就退了出去,但是走的时候却留了个心眼,记住了是哪门哪户,看来这家男人经常都不在家。

之后他转了一圈,也没有发现什么动静,于是就回村委会睡觉了。

时间就这么过去了十多天,眼看着就要到选举的日子了,雷铁柱也很高兴,这些日子都平静得很,也没出什么事,这就意味着他要回去了。

但是现在他却不想回去了,因为最近这段时间他都在赵国栋家吃饭,跟赵花容也渐渐熟了,这个女人身上的母性气息让雷铁柱很是受用,所以他也很愿意跟赵花容说话。

此时的北京,一幢豪华别墅里,孙凤惜坐在价值不菲的欧式皮沙发上,穿着一身白裙子,在温暖的房间里看起来越发的娇艳,但是她脸上的冰冷,让任何人都不敢轻易靠近她。

她面前茶几上放着张支票,现在的她思绪飘回了陈家村,那是她一生都感觉到耻辱的地方,但是那里也有个好人,就是那个叫雷铁柱的人,她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自己这一年多都在哪里生活,要是被人知道她被人圈禁了一年多,还被迫生下个孩子,那她的家族也会因此而蒙羞。

“英叔,你是看着我长大的,今天我就托你帮我办件事,就当是帮我一个忙吧。”孙凤惜面无表情对着眼前的一个年岁半百的老头说道。

“小姐你言重了,有什么事你只管吩咐,我一定做到。”

“这里有张一百万的支票,你去趟这个地方,将支票给这个人,纸条上写得很清楚,如果他要了支票,你就回来,要是他不要支票又或者问起我的事,你就……杀了他!要做得干净利落,清楚吗?”

“清楚,我马上出发。”

看着英叔的身影消失在门口,孙凤惜在嘴里喃喃说道,“别怪我,我不想我的事被任何人知道,也不想让人知道我的身份。雷铁柱,你千万不要怪我,只希望你能老实收下钱,我们之间也就互不相欠了。”

“雷铁柱去哪了?怎么这些日子都没看到他来,院里的水都快没了。”柳如眉问道。

“我让他在陈家村守着呢,水没了?我这就去挑。”徐百盛无所谓地说道。

“你去挑?就你那身子骨,别挑到一半就趴下了。”

“怎么可能,昨晚上我没劲吗?要是没劲你叫那么大声干嘛?”徐百盛难得的幽默了一次。

柳如眉没有回想,心里想道,不是你有劲,那是老娘身子不舒服,就你那根小火柴棍在里面捣鼓,根本就没半点感觉。现在的她特别想雷铁柱,那孩子看上去普普通通的,那玩意怎么就那么逗人喜欢呢?

“龙哥,嫂子这次一回娘家又不回来了,也没人烧水喝啊。”陈柱子背着孩子,手里摸了块麻将,看了一看又扔了出去。

“回来个蛋!回来老子不揍死她!要不是看她爹是村委书记,老子早他妈离婚了,结这么几年婚了,连个蛋都下不了,还不如你那疯娘们呢,一年就下一个,就是可惜跑了。”

“龙哥,这事我正堵心口呢,你就不要再提了。我就觉得这事情怪得很,我想了又想,铁定是咱们村的人干的,指不定那娘们现在就在谁家藏着呢!”

“你是指老赵家?”

“可不是,他们家这些日子没少出事,又丢牛又掉羊的,搞不好把所有事情都算在我头上了。他们也知道我在这里打麻将,所以就偷偷把我媳妇给偷走了!”

“你现在话说得溜,怎么那天就怂了?那天人那么多,一句话下去,直接就把他老赵家给抄翻天!”

“不是我怂啊,是那个该死的徐百盛,上来就给我一顿胖揍,还威胁我,我当时头一蒙就晕菜了。现在一想起来,真是后悔得要命啊!”

“是嘛,要不我们今晚就到老赵家屋子后的柴垛上放上把火,算是给他点警告。”陈柱子旁边的刘四说道。

“放火?这不大好吧?要是被抓了,罪可不小,不如就偷点东西。”

“你这个怂货,胆子就指甲盖那么大掉,老婆都被人偷了,还不敢出口恶气!”刘四激他。

“谁说我不敢?不要忘了山凹沟里那个雷铁柱还在村子时,这时候那家伙也不知道躲在哪里,被他知道,我们全都得坐牢。”陈柱子拿起一张牌,又扔了出去。

“这么一提醒我倒想起来了,那小子也不是什么好鸟,我们不如下个局,让他有来无回,赌把大的,让他欠一屁股债,以后他也就只能听我们的了!这样一来,我们还在警察局里有人了。”王地龙想得倒是更长远一些。

“这个办法好,这样,我过几天就请他过来打麻将,我们想想怎么布个局,到时候肯定不能让这小子看出来我们在诓他,不然的话,他一定会恨上咱们。”

陈柱子刚说完,背上的孩子就大声哭了起来。

伴随着孩子的哭声,门口一个身影悄悄退了出去,消失在夜色之中。

赵花容在厨房里默默的切着菜,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她不停地问自己是不是应该把自己听到的告诉雷铁柱,虽然与他接触的时间不长,但是她感觉得出来这孩子对自己很好,而且对她越来越依赖,想到这里,她不由得回头看了眼正在帮自己烧火的雷铁柱。

雷铁柱这时候也在看着赵花容,虽然她身上的衣服已经洗得发白,但是依然很干净,这种女人才真正的是过日子的女人,就像他的母亲一样。

“花容姐,你今天怎么有点不高兴啊?是不是我哪里惹你生气了?”雷铁柱小心翼翼地问道。

“没有啊,我怎么会生你的气呢。”

“花容姐,如果是谁欺负你了你就告诉我,我现在可是警察,要是谁敢欺负你,我现在就去把他给抓起来。”说到最后雷铁柱站了起来,看着赵花容认真地说道。

“没有……怎么会有人欺负我。铁柱,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啊?”厨房里灯光很暗,昏黄的灯光下女人的羞涩很好的被掩饰住了,问出这句话,赵花容也是需要勇气的。

“因为……因为花容姐真的很像我母亲,她现在不在了,我总是会想她,但是我知道她再也回不来了,所以我才会把你……”

雷铁柱的这一番倒是肺腑之言,从那晚吃过饭之后,他心里就很想找个这样的女人做依靠,说到底他现在毕竟也才十八岁,放在别的同龄人身上,还是个父母照顾下的小孩子而已。

话没说完,雷铁柱也不再接着说了,只是蹲下身子拿了把柴禾塞进膛炉里,感觉到雷铁柱的情绪变化,赵花容也不由得转过头来,蹲在他的面前,伸出还带着青菜味的手为雷铁柱将脸上的泪水抹去,这不是她第一次为他擦泪了,这让年纪大些的赵花容心里很是有些苦涩。

“你可是男子汉,不能哭,一会姐就跟你说是什么事。”

“花容姐,究竟发生什么事了?”雷铁柱伸手将脸上的眼泪抹去,看着赵花容问道。

“我昨天回去了一趟,刚好听到王地龙和陈柱子在我家里算讲你,说是想设个局,让你输很多钱。还说想要去我家后院,把柴垛给烧了,我心里恨啊,但是我也没个主意,更不敢告诉我爹,你说我该怎么办啊?”

赵花容也是一脸的愁容,炉膛里的火光将她清丽的脸照得通红,雷铁柱一时恍神,忍不住伸手去摸那张脸,但是手才伸到空中就被赵花容给抓住了。

“你想做什么?占我便宜啊?你这孩子,人小色心大,枉我白心疼你了。”

“不是的,花容姐……我是看你真的太好看了,就像花一样,所以才会忍不住摸摸你的脸,我真没别的意思,而且,花容姐,我……”

“好了好了,不用解释了,快烧火。一会我爸就得回来了。”

一句话就将雷铁柱还没说出口的话给堵死了,他也只好转移话题。

“花容姐,你刚刚说什么,陈柱子想做什么?”

“敢情我刚刚说的话你全当耳边风了啊?”

“不是,刚刚光顾着看你了。”雷铁柱傻呵呵地一笑,挠了挠自己的头,看起来很是不好意思。

“小屁孩子一天胡思乱想什么呢!”赵花容嘴里喝斥道,心里却还是美美的,她终究是个女人,是个渴望男人关怀的女人,但是她上完初中之后就一直呆在家里,直到后来嫁给王地龙,也没有接触过别的男人,所以她的世界里,男人都像王地龙一样。

但是自从她遇到雷铁柱之后,她才第一次意识到原本跟男人交往还可以这样无拘无束,开心快乐。

“我说的是真的,真没听见呢,花容姐,你就再说一次嘛……”

雷铁柱站起来,来到赵花容身边,两只手拉着她的手臂不停地摇晃着哀求道。

“别闹别闹,被人看见就不好了。”

“花容姐你不说我就不松手。”雷铁柱眼珠一转,他感觉得到赵花容不会生气,他所以才会得寸进尺,死赖到底。

“好好好,我说,你先放开我。”

听完赵花容的话之后,雷铁柱却不激动也不愤怒,反而暗自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

“花容姐,你还想跟王地龙过吗?”

“这事……我嫁给他一开始就是爹的主意,我从来就没有喜欢过他,但是嫁都嫁了,还是得过下去。以前我就想着,就这么忍着,也能过一辈子,但是他呢,吃喝嫖赌样样精通,最让人恨的是,有次他还把在外面找的小姐带回家呢,生生把我赶出家门,让那个小姐睡在我的床上,我不想跟他过啊,但是我要是离婚了,爹的脸面又放在哪里?我不能只顾自己不顾我爹。”

“这个畜生!我一定会好好收拾好他的。花容姐,你放心,这次我要让他丢脸丢到太平洋去,让他彻底滚出陈家村,以后你就过自己的好日子,不用再想他了。”

“我本来也没有想他,我昨晚回去就是想拿几件换洗衣裳,但是没想到他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我爹对他可不薄啊,这后院的柴垛离家这么近,一旦起了火,我家也会被烧光,这人真是畜生都不如啊!”

“花容姐,你先别气,这事就交给我了,你就放一百个心,我非得替你好好出这口恶气不可!”

“你可别乱来啊,你打不过他的,还是向你们领导汇报这件事吧。”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 语伊
    语伊

    这部小说《护花高手:风流小保安》写的太棒了,一下子就陷入了故事感情的漩涡,几天来,悲伤着主角雷铁柱花美丽的悲伤,欢乐着主角雷铁柱花美丽的欢乐,我简直变成了受小说支配的感情奴隶,谁来拯救拯救我!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