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语乐文学网 > 言情 > 绝色医妃:双面王爷好霸道
绝色医妃:双面王爷好霸道

绝色医妃:双面王爷好霸道紫狼蝶

主角:秋烟离,元祁
《绝色医妃:双面王爷好霸道》是作者紫狼蝶写的一部言情小说,其主角是秋烟离元祁,整个故事情节跌岩起伏,扣人心弦,不禁令人拍案叫绝!小说《绝色医妃:双面王爷好霸道》介绍:前世,她最爱的丈夫与她庶姐联手,污她清白,害死她腹中孩子,将她兄长五马分尸。重生归来,她抛却天真软弱,誓要让曾经伤她害她之人血债血偿。不要忘记,她是西凉的北离公主,反手为云,覆手可雨。然而,当她在这条复仇之路上越走越远,回过头来却发现,有一个人始终陪在她身后原来,不论前世还是今生,他都可以为她义无反顾,牺牲一切!元祁,我本为了却恩怨而来既如此,不如,就让我来帮你争下这万里江山!...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1-01-14 05:58:18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清朗的女声似溪水涓涓,在金殿上荡出回音。

元起庸高坐龙位,历经岁月沧桑的脸上闪过一抹不悦神色,但很快被他不着痕迹地掩去:“公主请起。”

秋烟离依言直起身来,仰视着帝座上的元起庸,仿佛没有察觉到他眼中的犀利之色,翩然微笑。

这个时候,忽听旁边一个身着一品官服,约莫四五十岁的男子率先开了口:“北离公主,你既入我大胤朝堂,何以不行我大胤的礼节?”

秋烟离循声对上那人不善的目光,眸底一道暗芒闪逝而过。

她还在考虑今天拿谁来开刀,没想到他自己先找上门来了。

这位可是老熟人了。

大胤朝的丞相,元洵的舅父,莫启山莫大人。

前世元洵对她所做的一切,全少不了他在其中的出谋划策呢。

很好,既然是你咎由自取,就别怪我不留情面了。

如此想着,秋烟离微侧过身,从容不迫地回击:“北离虽为结两国秦晋而来,但此时此刻,仍是西凉公主,自当行我西凉的礼节。倒是大人您,陛下尚未说话,您就先出了声。原来大胤的尊卑之分和待客之礼便是如此,当真叫北离开了眼界。”

莫启山被噎得脸色发青,却隐忍着怒意不敢发作。

见状,元起庸神色难辨地一笑:“公主好利的一张嘴。”

秋烟离大方挑眉,目光荧亮:“多谢陛下夸奖,北离愧不敢当。”

下面开始响起细碎的交头接耳声。

偶尔也有类似“傲慢”“狂妄”这样的词钻进秋烟离耳朵里,她全做未闻,只是毫无畏色地与元起庸对视。

良久,元起庸四两拨千斤地道了句:“公主远来是客,朕便特准你行西凉之礼吧。”随后便未多说什么。

秋烟离却暗暗冷哼。

这“特准”二字用的当真玄妙。分明是在告诉她,这是元起庸对她的恩典。

怎么,还要她千恩万谢不成?

不好意思,那可能要让你失望了。

心里转过一圈,秋烟离微敛长睫,只是默默微笑,并不说话。

元起庸面色又冷一分,声音听上去却仍旧温和得如同一个慈善的长辈:“公主看着甚是憔悴,怎么,是昨夜没有休息好,还是下面伺候的人怠慢了?若有任何不满意之处,尽管与朕说,朕自会替你做主。”

秋烟离摇头,云淡风轻地回道:“陛下言重了。北离不过是惊吓过度,以至于噩梦缠身,难以入睡罢了,不是什么大事,劳陛下费心了。”

元起庸闻言皱了眉:“惊吓过度?公主何以会惊吓过度?”

秋烟离欲言又止:“这个……北离不知当讲不当讲?”

元起庸不疑有他道:“公主有话可以直说。”

秋烟离嘴边悄然勾起一抹狡黠阴笑,再抬起眼时,却看不出任何异状:“这事说起来还真是颇为惊险。昨日我们的队伍到岳城郊外时,忽然遇到一伙山匪拦路抢劫,虽然我的护卫拼死抵抗,最终使我们脱离了险境。但那情景现在想来,还是叫人冷汗直冒。”

说着,秋烟离甚是后怕地叹了口气,眼眸忽地一亮:“哦对了,洵王爷呢?北离还要当面多谢一下他呢!昨日幸亏洵王爷出城办事恰巧经过那里,碰到我们遇险,便主动请缨,代替我的护卫护送我们入城,不然的话,只怕北离今日来不及入宫觐见陛下了呢?洵王爷呢,怎么不见他的人啊?”

元起庸听到这里,面色已不是沉冷那么简单,而是隐约透露出些许危险的杀气。

昨日他并没有交代任何公务给元洵,何来的出城办事一说?

况且,他也不相信这世间真有这样的巧合。

除非是人为。

只怕这件看似简单的事情背后,有其他并不简单的谋划。

看来他要好好查一下了。

“廷尉在何处?”元起庸冷冷发话。

声音未落,从左侧武官列站出一个人,战战兢兢地伏在地上。

“你可知罪?”

金殿上一片死寂,文武百官纷纷埋下头,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了解元起庸的都知道,一旦从他口中说出这四个字,就代表着:有人要倒霉了。

那廷尉吓得面无人色,额头抵在地上,一句话抖成了零零散散的几个字:“微……微臣……知罪。”

元起庸语气却无任何缓和:“你身负掌管岳城治安之责,竟放任山匪肆虐,使公主受惊,便罚你仗责五十,举家发配边疆,你可有不服?”

那廷尉把头磕得咚咚直响,忙不迭地道:“微臣甘心领罚,多谢陛下不杀之恩!”

其他大臣则纷纷向他投去同情的目光。

一个失职之罪,却要举家发配,这惩罚任谁看,都有些过重了。

坏就坏在,元起庸是个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人,而且事情又发生在现在这个节骨眼上,那廷尉也只能自认倒霉了。

其实那廷尉自己也明白,眼下这种情况,他能保住一命已是万幸,其他的怎敢多求,于是便乖乖跟着前来架他的两个太监走了。

然事情到此并没有完。

元起庸又向下扫了一圈,问:“昨日负责出城迎接公主的是哪个?”

说完,文官列站出一个人,正是昨天那个变脸变得极快的大人。

元起庸的声音越发冷肃:“公主遇到了这种事,你怎么竟未向朕禀告?”

变脸大人张了张嘴,似想辩解,但又知道这时候说多错多,便老实地闭上了嘴主动领罪。

元起庸大手一挥,厉声道:“杖责五十,罚俸三月。拖下去!”

于是,又一个人被架走了。

至此,这“为你做主”的一幕大戏总算落幕。

元起庸的脸色却早已冷得吓人。

他原本是想打算借今日这个场合,故意让秋烟离下不来台,一来探一下她的底,二来也能给西凉难堪。却不成想,最后难堪的竟是他自己。

先是莫启山犯上无礼,接下来又是手下官员失职失察。

今日的事若是传出去,天下人只会说他这个做皇帝的管治不力,这不等同于让天下人看他笑话!

这是他绝对无法忍受的!

如此想着,元起庸强压怒气,幽幽起身,面色不善道:“抱歉公主,朕今日身体不适,恐怕要有所怠慢了。皇后在后宫为你准备了接风宴,朕这就派人送你过去。”

秋烟离低头浅笑,抱胸施礼:“多谢皇帝陛下。”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 初恋只是一场小感冒
    初恋只是一场小感冒

    在紫狼蝶的小说《绝色医妃:双面王爷好霸道》里,我嗅到了浪漫的纯正味道。那么,浪漫是什么?如果两人彼此倾心相爱,什么事都不做,静静相对都会感觉是浪漫的。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