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语乐文学网 > 言情 > 君本腹黑:逃嫁痞妻
君本腹黑:逃嫁痞妻

君本腹黑:逃嫁痞妻姜花夏生

主角:薛雅,沈凉
这是作者姜花夏生执笔的一部言情小说,名叫《君本腹黑:逃嫁痞妻》,故事情节脱离俗套,可谓是如今网络小说中的一股清流。《君本腹黑:逃嫁痞妻》简介:小时候人见人爱的鬼机灵薛雅,一不小心就被养成了个让爹唉声娘叹气的痞样来,可这能怪她么,还不是爹爹给惯出来的。什么?嫌她闹心,要把她嫁出去!她薛雅的人生大事岂能让别人来做主!亲生爹娘也不成!可是,她只不过是想逃个婚而已,怎么一路径遇上偷蒙拐骗烧杀掳掠……更糟糕的是,这个时时欺负她,处处压着她,常常嫌弃她的冤家大爷竟是她的良人?...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1-01-14 06:18:37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薛雅心里斗争了个半晌,为了能拿到赏银,为了能在沈凉手底下过的舒坦点,她决定还是再做一下孙子吧:“以前我是不懂事儿么,给您添麻烦了。”她说着还给钱捕头做了个揖,“还望钱捕头不要和我这个小女子计较。”

又是道歉又是作揖的,礼数那叫一个周全,钱捕头可谓是面子里子都有了,脸上立马笑开了花:“好说好说,其实我就是一个只会舞刀弄剑的大老粗,薛姑娘不要在意。”

嗯,这评价还真是挺有自知之明的!

“钱捕头,我今天来呢就是想看看能不能给您帮上点忙。”

嗯?帮忙?那不就是来分赏银的意思吗?这钱捕头一提到银子,周身都似竖起了剑阵,立马板起了脸来:“你能帮什么忙?去去,哪儿凉快哪儿去闲着。”

嘿,油盐不进啊,变脸都没有他这么快的!她堂堂薛府大小姐都已经把姿态放到如此之低了,他还想怎样?掉钱眼里捞都捞不出来啊,不敲一敲他,他还以为自个儿能通天了不成:“钱捕头,这画展是否会延期举办?”

“怎么可能延期,五日后照常开幕。”就说是一小姑娘了,啥事儿都不懂,还想来抓贼,简直荒唐。

“对于飞贼之事如今可有一点儿线索?”

钱捕头瞪圆了眼珠子,嚷着:“有线索,我早就追去了,还会站在这里。”

这不就得了,还不让她插手,她不就是想分一杯羹么,又没有要他全部的赏银。

‘呯’一声响,把薛雅和钱捕头都给吓了一跳,只见那张大公子猛拍着桌子斥着:“你俩有完没完?”居然无视他无视的这么彻底,“钱捕头,你的人都是吃闲干饭的吗!到现在都还没找到一点线索,什么时候能抓到贼?五天可眨眼就过了,我爹马上就回来了,你不是答应我能在我爹回来前把画完好无损地找回来吗?”

恩?这话听着怎么好像还有内情呢?这里头还有张老爷子的事儿?

这薛雅才想着,钱捕头立马给她做了解答:“张公子别急呀,我知道这副洛神赋图是张老爷最宝贝的,定当是竭尽全力去找寻,只是……”

“只是什么只是?”张公子截断他的话,眼下,他最不想听见的就是这个‘只是’了。

哎呀呀,原来是这么一回事,真是天赐良机啊,此时不宰更待何时?她立马接过话来:“只是时间实在太紧张,我相信以钱捕头的本事,假以时日,贼人定难逃他的手掌,可眼下什么线索也没有,这五天之内实在是……”

张公子一听就急了:“我知道时间太短,所以才悬赏捉拿贼人啊!”

而一旁的钱捕头一个劲儿地只点头,这薛雅口中所说均是自己心里所忧之事呀。能在五日之内找回画来是张公子要担心的事,可他只关心五日之后找回画来还能不能拿到赏银:“薛姑娘言之有理,五天实在是有些困难,我的人这两天连眼睛都没合过,日夜追查……”

薛雅极为鄙视,一提到银子这钱捕头就开始和她站一阵线了。

“张公子,您看,是不是再追加点赏银,都说了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可眼下不见一个勇夫,说明这赏银……”

“不就是银子吗,我再加一千两!”

“张公子为人实在豪爽!”薛雅双手一拍,“这事就交给我和钱捕头了,定在五天内给您完好无损地把画找回来。”

说是这样说,可是,张公子双眸里的怀疑表现的实在是太露骨了,薛雅嘴角抽了抽,想当做没看到都不成。

“其实,可以死马当活马医的。”钱捕头适时地接了一句,白花花的两千两银子就在眼前召唤着他,“毕竟,薛姑娘曾经也是一飞贼,必定熟悉作案手法。”

张公子一听这话,不禁也点了点头,既然钱捕头都这么说了,说不定这姑娘有些本事。

“你要是能在五日内给我抓到贼人找回画来,除了两千两赏银外,本公子我还另有打赏。”既然敢说他赏银给的不够多,那现在他总豪爽了吧。

还有打赏啊?钱捕头心里那叫一个激动,可半晌不见薛雅有何回话,他转头看过去,立马就接收到了薛雅一直横着自己的眼色。

呃,好吧,他刚刚似乎可能说错话了。可为了白花花的赏银,认个错又咋了,正了正色,补充道:“啊,张公子,薛姑娘曾经是女飞贼,不过现如今已经从良了。”

从良你大爷!从良这词儿是这么用的吗啊?

两人打张府出来,并排走在马路上,这钱捕头却好似还没回过神来,张公子那句再赏一千两一直在他脑海中回荡,这声音简直太美妙了。

嘿嘿,嘿嘿,一千两再加一千两就是两千两,两千两啊!

薛雅简直无语极了,就见这穿着公服,握着大刀的男子嘿嘿嘿嘿的傻笑着,路上那络绎不绝的异样眼光看过来,她都觉得难为情。

好吧,看在他们站在同一条战线的份上,她决定挽救一下钱捕头所剩无几的尊严,抬手用手指捅了捅钱捕头,用一种很平稳的口气说道:“赏银有一半是我的。”

唉,说完,她看着钱捕头瞬间龟裂的脸色暗自叹了口气,她太能理解这种处在极度亢奋中却突然被泼了一桶冷水的心情了。

可是,为什么她会觉得这么开心呢。

呯!钱捕头听见有什么东西被击破碎落一地的声音,然后眼前白花花的银子就好似长了翅膀似的一个两个的飞走了。

钱捕头只觉得自己太阳穴突突地抽动着,忍着要暴走的冲动:“我……”

“这一半本来就是我开口要来的。”薛雅根本不给他开口说话的机会,淡然的压回去。

“你……”

“要是不能在期限内破案,你连另一半都拿不到了。”顺便再敲一敲警钟。

这话说的也有道理,钱捕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耐着火气问道:“那你有什么办法抓到贼人吗?”

薛雅转过身去,唇角飞扬,迈着轻快的步子往前走,半晌朝身后的人不识相地甩出两个字:“没有。”

“没有?”钱捕头好似看见另一半的银子也长了翅膀飞走了,他跨了步子急忙追上去,“没有你还和张公子拍着胸脯保证要限期破案?哎,你站住,你把话给我说清楚了。”

看着钱捕头急的脸红脖子粗,薛雅心里那叫一个乐的:“哎呀,今天天气真好呀。”出来混的,迟早都要还的嘛,你敬我一尺,我才能还你一丈啊,你之前处处压着我,如今我自然是分毫都要相还的呐。

钱捕头抬头望天,蓝天白云,阳光明媚,风和日丽,天气是挺好的,可是,钱捕头怒嚷:“你还有心情看天气?”

“钱捕头,一个人心情不美丽了,是不是就会情绪低落?情绪低落了是不是就会脾气暴躁?脾气暴躁了是不是就会影响办事效率?”

“所以……”

“所以,看看美好的天气是不是觉得心旷神怡?”

“然后……”

“然后,心情就美丽了呀。”

“那你想到了抓贼的法子了么?”

“呃……”薛雅抬头望天,“我的心情还不够美丽。”

钱捕头那握着刀柄的手冒出了青筋,强忍住抽刀宰人的冲动,咬牙切齿地大踏步走了,他怕再多看她一眼,就忍不住拔刀相向。

他就知道这个女飞贼不靠谱,可他万万没想到竟然会不靠谱到这个份儿上,而他居然还相信了这个女飞贼,说出来,都丢人。要不是看着期限实在是太紧迫,他非送她去衙门里吃顿牢饭不可。

薛雅哼着小曲儿,跟在钱捕头身后。

约莫走了两条街的样子,钱捕头终于暴走了,转了身冲回到薛雅身边:“你怎么就一点也不心急?”

薛雅没防备差一点儿撞上去,急急地顿住了脚步,看着跟前满脸怒容的大块头眨巴眨巴眼睛:“急呀,事关一千两赏银呢!”

“那你能摆出点着急的态度来吗?你哼哼哼哼什么小曲儿,现在是哼小曲儿的时候吗?啊!拿到了赏银,你想哼个三天三夜,就是哼到天崩地裂,老子也不管你。”腰刀嗡嗡嗡作响,钱捕头瞪着薛雅,摆开了一副打架的姿势,直待她一还嘴,他就先请她吃一顿刀饭,他已经忍无可忍了。

薛雅瞧着他这样一幅怒气腾腾的样子,她又不傻,懂的什么叫见好就收,笑眯眯地看着他,乖巧地应着:“哦,好呀,那我就不哼了。”

一只铁拳打在棉花上,连个声响也没有,钱捕头瞪着她的眼珠子都要裂了。

这钱捕头左手握刀右手握拳,手背上青筋狰狞地爆出,瞪着薛雅直喘粗气。

为了避免钱捕头被气炸的四分五裂,于是,自认为很善良的薛雅又乖巧又识趣地问他:“那你赶紧和我说说案情吧。”

让他堂堂一个捕头给你个小丫头讲案情?没拿刀砍你都算你祖上积德了。钱捕头看着薛雅脸上那抹碍眼的笑容,为了千两赏银,他是忍了又忍:“你,随我来。”

“好呀好呀。”

书友评价

  • 碧春
    碧春

    爱是什么?姜花夏生的在小说《君本腹黑:逃嫁痞妻》中给了我们答案:世界上唯一的你,与唯一的我相遇时,你我之间总会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拉着我们,这种吸引力,常常被定义为爱。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