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语乐文学网 > 言情 > 天降狂妃:娘子休想逃
天降狂妃:娘子休想逃

天降狂妃:娘子休想逃万物生光辉

主角:罗含烟,石景安
小说《天降狂妃:娘子休想逃》的作者万物生光辉,是一名网络小说作家,作为万物生光辉的其中一部网络小说,《天降狂妃:娘子休想逃》可谓风靡一时,吸粉无数。《天降狂妃:娘子休想逃》内容简介:为了逃婚,她奔入九华山,自白云飘渺的山巅跳下的那一刻,便注定了今后的奇遇连连。从此江湖之上,庙堂之中,关内关外,历尽腥风血雨,见证极致繁华,穿行于乱世之中,奔波于武林内外。不管去得多远,唯独摆不脱情感痴缠,再快的利剑,斩不断情魔噬骨。或醒,或醉,或沉迷于功名负累。家国天下,铁骨柔情,茫茫世间,何处能闲看朝云落霞?你许我繁华,他许我深情,我却总是雾里看花,谁是我命中的他,谁才是一片虚假?玉楼仙宫,金堆玉砌,纵使我君临天下,不如去寻世外仙葩。...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1-01-14 06:51:42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下面的话被李泌止住,他眸光清湛淡泊,毫无起伏:“张兄过奖,一些浮名何足道哉?”罗含烟微惊的眼眸静静地凝着他。

李泌垂了头,有一下没一下地挥动那根拂尘。

他忽然面色一正,深邃智慧的黑眸盯住张嘉利道:“张兄,我虽然人在山野,也听说安禄山在朝庭权倾一时,闹得极为荒唐,你为何要给他做近侍?男儿大丈夫既有一身本领当为国家效力才是啊。”

张嘉利敛了笑容,半眯着漆黑的眸,一点点抬起目光,朝他看去:“李公子,你这话我不爱听,我虽是粗人,也知道安节度是国家重臣,所谓重臣,自然权力较大,平常做些不足轻重的玩乐活动也无可厚非。某投靠于他,就是投靠国家栋梁,自然也是为国效力,有什么不对吗?安节度的爽朗豪放很对我的口味,他有什么是什么,从不酸腐。”

听他这样说,李泌不好再说什么了,只是垂下了头,敛下充满清澈光泽的眸。张嘉利的注意力再次转到了罗含烟身上,尤其用研究的目光注视她头上的翅膀微颤的玉蝴蝶。

罗嘉利盘膝的腿有些麻,干脆两腿伸开了坐,眉梢一挑,随意地问,“罗姑娘,你只介绍了自己的名字,可没有说自己的背景啊?还有,你怎么知道对付我们三个的女子叫梁羽虹?莫非,你们认识?”

罗含烟眸光一紧,复而一涩,“我……”她目光闪烁,睫毛颤动。

她没有什么傲人的背景,而且逃婚自杀的经历也远算不上可以炫耀的资本,在目前两人面前,罗含烟有种深深的自卑感,他们是权贵,自己是布衣,贵贱判若云泥。

继而她缓慢地,却字句清晰地说:“我是安徽池州一寻常百姓,嗯,出外了一段时间,现在回家。”

她匆忙扫视两人一眼。李泌一点点抬起头,凝住了她用心地听。烛光在她脸上跳跃,不知怎么,那张清丽的脸上竟覆着一层轻愁。

“那梁羽虹,我前不久曾与她相遇过,不知为何,她竟认定我是敌人。对了,你们知道竹笛公子吗?一位风度翩翩,风华绝代的奇男子,我亲眼见到梁羽虹向竹笛公子求婚被拒,恼羞成怒,这大概就是她恨我的原因。象梁羽虹这么美艳的女子,原本不愁找不到好夫婿,可她偏偏在练一种什么功夫,需要资质绝佳的男子来辅助,我想这就是她到处劫掠少年男子的原因。以我看来,她练的那功夫很邪恶。”

罗含烟把梁羽虹说了一堆,想避开两人对她身世的注意力,关于逃婚自杀这么丢人的事,她可不想让人知道。

李泌收回落在她身上的视线,清明的眸光垂下。

张嘉利默默听了她一席话,心中坚持认为她如此吞吞吐吐,一定是有着神秘的背景,于是他犀利的目光再次望向她黑发间的玉蝴蝶。一个看似柔弱纤美的女子,又没有太强的武功,竟然独自行走江湖,还了解一些他们不了解的事,要让他相信罗含烟没有背景很难。

罗含烟则偷偷注意着李泌,他不知低头深思着什么,看似文弱俊美的一介书生,却隐隐有着一种强大气势,令人不敢小觑。

“李公子,那梁羽虹的眼睛伤得怎样了?会失明吗?”罗含烟的问话打断了李泌的沉思,他变换了下坐姿,抬起头来,深邃的黑眸望向罗含烟,一瞬间,闪过一丝朦胧的柔软情绪,“哦,她的眼睛不妨事,顶多痛三个时辰就好,我还从没弄伤过人,也不想伤人,她也不例外。”他亲切温柔地说。

这样略谈了谈,天光就已经放亮,外边鸟雀的鸣声多了起来,几缕晨光透过窗户射在三清身上,三清在晨光中道相庄严,大家商量着起身。李泌走前分别向晨光中显得精神抖擞的三清行过礼,这一举动才让罗含烟注意到了李泌修道者的身份。

罗含烟从屋中走入院落,一树的鸟儿喧闹不休,显得生机勃勃。朝阳透过树缝洒下万缕金丝,院中青砖的缝隙间长出青绿的杂草,这是一个很清悠的院落。

罗含烟一瞬间对这间院落生出了感情,竟有些依依不舍。晨风吹拂着阳光下她的白底红色碎花的深衣曲裙裙摆,袅袅婷婷,黑发间的玉蝴蝶中镶嵌的夜明珠晃动间折射出两道耀眼的光泽。

李泌扫过她一眼,她失落的神情,尽数入了他的眸。

罗含烟抬腿要走,身后突然传来他的声音:“罗姑娘。”

她转过身来,缓缓抬起眸子望住他,一张清雅至极的俊颜直视她,眉尖微拢着:“罗姑娘,你单身一人在外,安全吗?不然,我送你一程?”干净的白衣黑缘朱子深衣在朝阳下衬得他越发飘逸。

张嘉利走到大树边解开马缰,回头大声道:“罗姑娘,不如乘我的马吧,你要到哪里?”阳光照在他金盔金甲及棕色的马鬃上,分外威武。

罗含烟有一瞬间的恍惚,竟是不舍就些分离。她抬手摸了摸鼻子,倏尔笑道:“多谢两位关心,好在青阳县跟池州相距不远,我一个人回家也不是什么难事。倒是两位有公务在身,不要耽误了行程。”

两位男子眸中都有明显的失落。他们已经行至院外,张嘉利翻身上了马背,低眸对罗含烟道:“咱们三人虽是萍水相逢,也算是缘份。以后如果姑娘上京城,或有什么为难的事,都可以到安节度使府上来找我。”

李泌同样走到她身边,清声道:“但愿再次相遇,后会有期。”

罗含烟被他清亮漆黑的眸子吸引,呆呆地,他们四目相对。

张嘉利在马上出声喊道:“李兄,你我即是同上京城,就一起走吧。”李泌从出神中回过来,答应一声,再望她一眼,一纵身,坐在了张嘉利身后。

于是三人作别,各奔东西。

与另两位大人物作别后,罗含烟深吸一口气,还得面对自己的现实,她蹙起了眉,向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书友评价

  • 深情是罪
    深情是罪

    这部小说《天降狂妃:娘子休想逃》是好友推荐给我的,一开始并没有抱多大的奢望,结果却出人意料,作者万物生光辉出奇制胜,令人折服。你不妨也抽时间读一读!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