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语乐文学网 > 都市 > 重生之大唐最强驸马
重生之大唐最强驸马

重生之大唐最强驸马大名府白衣

主角:高阳,房遗爱
寂静的夜晚,领一本小说为伴,告别漫漫长夜的孤单,作者大名府白衣的小说《重生之大唐最强驸马》是你的不二之选。小说《重生之大唐最强驸马》内容概要:一觉醒来,竟然变成了“大唐原谅帽之王”房遗爱身上。...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0-10-24 06:39:27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胖子落地后,张嘴吐出了一口鲜血,接着,躺在地上厉声哼哼了起来。

看着倒地不起的胖子,房遗爱眼神中闪过一丝怒火,冷声说道:“我的女人也是你能轻薄的?!”

房遗爱出自本能,下意识说出的话,却在高阳、襄城二人心里引起了不小的波动。

看着躺在地上痛苦呻吟的萧锐,在看看护在高阳身前的房遗爱,这让襄城公主心里很不是滋味。

高阳公主看着此刻将她护在身后的房遗爱,联想到他刚刚所说的话语,高阳只觉得脸颊涨红,心底不由升起了一丝暖流,“他这是在保护我?他刚刚说我是他的...女人?”

二女愣神时,胖子已经被兵卒搀扶了起来。

胖子捂着胸口,脸上已经变成了酱紫色,只见他表情扭曲的指向房遗爱,大声骂道:“每人再加一百两,给我打死他!”

见胖子再次加价,兵卒们搓了搓手,接着伸手摸向了腰间的横刀。

正当兵卒们摆开架势,准备一拥向前制服房遗爱时,一道慵懒的声音不失时机的从门外响了起来,“慢着!”

声音不大,但兵卒们在听到后,却纷纷收起横刀,做出了一副极为恭敬的姿态。

在众人的注视下,一名内披柳叶甲、外层斜穿蜀锦袍的青年男子,闲庭信步似的走进了雅间之中。

青年男子将外层右侧的蜀锦袍衣袖斜掖在腰间,故意露出了内层的柳叶甲,显然是在向世人显示他不同寻常的身份。

见男子走进雅间,原本满身酒气、神态松散的兵卒们,纷纷排列整齐,同时抱拳说道:“三爷!”

秦三爷在看到满脸是血的胖子后,显得有些吃惊,转而将目光对准备身旁的刀疤兵卒,“恩?”

刀疤兵卒不敢正对秦三爷的眼神,低头指向房遗爱,说:“三爷,是这个小子干的!我们刚想动手,您就到了。”

秦三爷看向房遗爱,慵懒的眼神中一丝杀意转瞬即逝,“哦?你敢在东城动我的客人?”

看到秦三爷,胖子擦了擦嘴角的血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道:“三爷,您要给我做主啊。刚刚我不过在一楼摸了一下这小妞的屁股,就被这孙子一顿暴打。现在更好,还没摸到另外一个小妞,就被这个身穿布衣的小子来了一个天外飞猪!”

从胖子口中得知事情经过,房遗爱点了点头,暗想,“原来襄城公主被这胖子摸了屁股,怪不得萧锐会发火打他!”

经过一段时间的喘息,萧锐缓缓站起身来,说道:“清平世界朗朗乾坤,难道你们就不在乎王法了吗!”

仿佛是被打怕了,说完,萧锐灰溜溜的向后退了几步,虽然嘴里没有服软,但额头上的汗水却已经说明了他此刻紧张的心情。

秦三爷丝毫没有提起胖子轻薄襄城公主的举动,反而对着萧锐问道:“王法?你痛殴我的客人就是王法了?”

说完,秦三爷指向房遗爱和萧锐,说:“三爷我今天心情好,不愿跟你们计较。除了他们两个,其余人快点滚!”

见秦三要放自己走,襄城公主大喜过望,眼下只要她和高阳能够脱身,就能调来禁军帮忙,把秦三爷等人一举关进天牢问斩!

与襄城公主不同,高阳公主似乎有些惦念房遗爱的安慰,虽然听到秦三爷允许自己离开,但她心里却没有因此产生半分喜悦。

下一刻,秦三爷仿佛注意到了身处在席间的高阳和襄城二人,“等等!”

秦三爷缓步走到席间,做出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拱手说道:“两位小娘子,留下来吃杯水酒可好?”

说完,秦三爷环顾席间,对着正在发呆的众人说道:“除了他们四个,你们可以离开了!”

见秦三爷要执意强留自己,襄城公主对着萧锐的跟班使了一个眼色,“还不快走!”

跟班能取得萧锐的欢心,自然是眼力见十足,看到襄城公主的眼色,跟班连忙点头,他已经想好,出了长安酒肆就去有司衙门搬兵,到时候好狠狠的出了这口恶气!

可就在席间众人准备离开,去到衙门搬兵时,站在高阳公主身前的房遗爱,却突然向前一步,站在了秦三爷面前。

房遗爱面无惧色的看着秦三爷,指着高阳和襄城说:“她们两个不能陪你饮酒,让她们走!”

见房遗爱竟然敢拂逆自己,秦三爷心底升起了一丝怒意,“你说什么?!”

四目相对,房遗爱一字一句的重复道:“我说让她们离开!”

秦三爷原本就对房遗爱殴打胖子的事情怀恨在心,现在见房遗爱丝毫不惧怕他,心里的怒火瞬间又增大了几分,“你是个什么东西?一介布衣贫民竟敢跟我讲条件?!”

“我是什么?你尽管来试试好了!”说着,房遗爱后退一步,对着秦三爷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身为武将出身的秦三爷生性好斗,此刻面对房遗爱的挑衅,怒火瞬间一股脑的涌上了胸膛,“好!给我守住门,今天谁都别想走!”

见秦三爷改变主意,原本暗示萧锐跟班前去搬兵,自认为得救在望的襄城公主气的银牙直咬,看着房遗爱暗自咒骂道:“被你害死了!”

萧锐见房遗爱主动挑战秦三爷,不由大骂一声,“莽夫!”

高阳公主看着秦三爷身后那些如狼似虎,腰间佩带有横刀的兵卒,不知怎地竟然担心起房遗爱的安危来了,“你疯了!”

在高阳公主看来,房遗爱刚刚之所以能够一脚踹飞那个胖子,完全是因为胖子不会武功,再加上房遗爱突然的袭击所造成的。但面对秦三爷身后那些身形魁梧、手持兵刃的兵卒来说,房遗爱这个莽夫显然是不够看的。

察觉到高阳、襄城异样的目光后,房遗爱苦笑一声,此刻萧锐被打成重伤,这件事显然不会就此罢休。

如果现在让高阳、襄城两位皇家公主,陪秦三爷饮酒作乐的话,万一消息传到唐太宗李世民的耳朵里,那后果显然是房遗爱所不能承受的!

话说回来,让自己的妻子陪一个陌生的男人饮酒作乐,不管是出于何等目的,萧锐能忍,房遗爱忍不了!

秦三爷看到高阳三人的反应,冷笑一声,慵懒的眼神中闪过了一丝不屑之色,“你的朋友都在骂你是莽夫了,可见做人做到你这个份儿上也是挺没劲的吧?”

说完,秦三爷脸色一变,对着身后的兵卒挥了挥手,“废了他!”

见秦三爷发话,刀疤兵卒首当其冲,在他身后两名兵卒先后跟上,三个久经沙场的彪形壮汉瞬间朝房遗爱涌了过来。

因为对自身能力的自信,以及身处长安闹市的缘故,三名兵卒并没有动腰间的横刀,而是想依靠拳头将房遗爱制服。

“啊!”见三名兵卒与房遗爱即将撞在一起,高阳公主尖叫一声,接着便用手捂住了双眼。

见房遗爱即将遭到一顿暴打,襄城公主冷哼一声,看向房遗爱的眼神夹带着愤怒、不屑、怨恨等多种异样的神色,“哼,真是一个四肢发达的莽...”

还没等襄城公主的话说完,三声惨叫响起,原本气焰嚣张不可一世的三名兵卒,此刻竟同时躺在了地上!

再看之前被他们围在中间的房遗爱,此刻正风轻云淡的整理着衣衫上的尘垢,只见他脸不红气不喘,哪里有刚刚跟四名壮汉搏斗过的样子!

若不是之前冲向房遗爱的那三名兵卒倒地不起,任谁都不会相信,房遗爱能够在瞬间便将三名经历过战场考验的兵卒击倒!

胖子向后退了几步,一手捂着胸口,磕磕巴巴的说道:“这...我眼花了?”

萧锐原以为房遗爱只不过是一身花拳绣腿而已,可眼前的事实不禁让他对房遗爱有了新的认识,“这个莽夫怎么变得如此厉害了?!”

高阳公主看向房遗爱,联想到他之所以跟秦三爷产生矛盾的根本原因,不禁有些愣神,“这才是他真正的实力吗?怪不得他敢顶撞秦三,不过他这么做好像是为了我...”

不单是高阳等人惊讶,就连见识过秦琼功夫的秦三,在看到房遗爱的身手后也不禁暗自咋舌,“这小子什么来头?一息之内竟然能空手击倒三名兵卒!”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 夏了南城
    夏了南城

    大名府白衣是我很喜欢的一名作家,他的这部小说《重生之大唐最强驸马》更是我喜欢的一部作品,大名府白衣构思巧妙,故事信手拈来,人物冲突扣人心弦,疯狂为大名府白衣打call。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