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语乐文学网 > 穿越 > 血塔罗
血塔罗

血塔罗长风亭舞者

主角:陈俊南,童瑶
《血塔罗》是一部很受读者喜爱的男频小说,作者长风亭舞者具有娴熟的驾驭故事能力,小说情节错综复杂、险象环生、引人入胜。小说《血塔罗》内容概要:一世枭雄,美娇娘,回首望,那一副江山如画。杀伐不歇,血染江山为谁雄。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猛虎。一骑绝尘,纵横天下无双。...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1-02-23 11:00:50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不知站了多久,整个操场突然变得骚乱起来。这样大的动静,自然吸引了几人的心神,纷纷诧异的聚集心神向主席台上看去。

“下面,有请我们这一届的新生代表李含笑上台——”

“果然是他——”当主席台上主持人的话音落下,陈俊南马上一副果不其然的表情。

要说新生代表,除了这个大智近妖的李含笑。在这一届的新生中,还没谁有这个资格。那可是毫不犹豫拒绝清华为哥们来杭大的妖孽啊。

——————————

在全校师生的注视下,一道让众女生眼前一亮的身影逐渐出现在众人眼前。他走得很慢,一步步的走在石梯上,向主席台从容缓步而去。

“哇——”站在陈俊南身边不远的两名女生在李含笑的身影出现的瞬间,不知到底是哪一点吸引了她们激动得轻呼一声。眼睛直勾勾的看向李含笑的背影,双手紧握在面前,仿佛见到了某位巨星一般。

陈俊南无奈的笑了笑,现在还只是李含笑的背影,如果李含笑转过身,这些女生岂不当场昏倒?要知道,李含笑不光大智近妖,而且有着一张与智慧同行的英俊脸庞。

走上台的李含笑缓缓的转过身,随着他从背影到侧身再到正面着整个操场时。不光站在陈俊南身边的两名女生激动的惊呼出声,整个操场顿时骚动。

李含笑似乎习惯了这样的场面,礼貌的向主席台上的领导行了一个礼,然后再礼貌的从主持人的手中接过话筒。一丝不苟彬彬有礼的动作再次让下面的场面更加骚乱。尤其是他那举手投足尽显贵族气质,让下面的场面险些失控。

“还好这是开学典礼,如果是某个娱乐活动,估计场面必将失控。”站在陈俊南身边的陈天宇感受到整个操场的骚动,略显嫉妒的说道。

“在我印象中,能当上新生代表的学生一定是一个书呆子,但这厮完全打破了我的认识。”童瑶破天荒的插口说道。

“靠,长得帅很了不起啊。老子以后遇到他,专打他的脸。”萧章说道。

陈俊南看着身边三名室友的各种表情,暗自在心里说道:“看来除了美女效应外,帅哥效应还是蛮强烈的。嗯嗯,现在御姐真多……”

“突然不知道说点什么……”李含笑拿着话筒沉默了至少十几秒后,突然开口说道。带足了阳刚气息的话音瞬间传遍整个操场,让原本骚乱的场面顿时安静下来。

“我叫李含笑,来自福州。能当上新生代表,并不是因为我拒绝清华。而是因为我有一位全身铜臭的老爸。在众多的竞争中,我走到了这主席台上。”

“哗——”

李含笑的话音刚落,整个操场顿时哗然。说出这样的话的人,他们还是第一次遇到,很显然,他们弱小的心灵根本接受不了这番话。

不光下面操场上的学生,主席台上的领导都在他的话音落下的瞬间全部站了起来。一个个面面相觑阻止也不是,不阻止也不是。

那些站在操场上班级队伍前面的班主任,也不禁向李含笑露出诧异的眼神。

这样的新生代表,他们第一次见。

“原本,应该站在这里的是我的一位从未谋面但相识已久的朋友。但最后他败在了我的老爸的金钱之下。”李含笑继续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道。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主席台上的领导终于坐不住了。放着训导主任标签的书桌前,一名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眼中寒光一闪,但他马上被旁边一名六旬老人的眼神阻止了下来。

在这六旬老人的书桌前,赫然摆放着校长的标签。

“校长,不能让他继续胡闹下去了。”训导主任坐下后轻声说道。

“现在就缺少这样敢说真话的年轻人。”校长深意的看向李含笑的背影,淡淡的说道:“听他说下去。”

“来到杭大一周的时间,我将整个杭大都走了个遍。”李含笑丝毫不为自己的言行所顾略,那阳刚气息十足的声音继续飘荡在整个杭大的操场上。

“在杭大来读书的外国学生不少。尤其是岛国,韩国的学生。这是好事,说明杭大的宣传力度做得好,实力也不弱。但我发现一个致命的问题。为何这些外国来杭大求学的学生的待遇比我们华夏的学生待遇要好!”

“这是一个值得反思的问题……”

“换一个角度,我们华夏的学生到岛国,到韩国留学。他们所得到的待遇,很惨,我想很多有留学朋友的同学便知道。当然,那些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例外。”

“这也是一个值得反思的问题……”

“举一个例子:一个岛国的农民跑到峨嵋山去玩,骨头摔断了,咱们开直升飞机去救他,而在岛国大学一名华夏留学生在宿舍里死了7天才被发现;名古屋大学的一对华夏博士夫妇和孩子误食有毒磨菇,孩子和母亲死了,父亲则是重症肝炎,在名古屋大学医学院的门诊室等了12个小时,也没有一个岛国教授来看望!而我们为什么还要这么友好,以为自己很大度,实际上是被人家耻笑,笑你的无知!笑你们这个民族!我们不能这样!我们国家的人跑到国外去访问,看到有几个人在欢迎他们,就感到挺有面子;而外国来了个什么人物,不管大人物还是小人物,都是专车开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爽——”李含笑的话音刚落,萧章这小子马上一改常态,激动得忘情的大喝一声。随着萧章的这个爽字落下,整个操场上马上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不管此刻站在操场上的是一个坏心眼的人还是一个不问国家大事的书呆子。都被李含笑这一席话触动。

“有点偏题了,”李含笑歉意的向主席台下的广大学生深深的鞠了一躬。

“我刚站在这里的时候,我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现在,我突然发现,我有好多话要说。但我知道,我说完了,领导可能不高兴,班主任可能不高兴,在座的外国学子不高兴。但抱歉,我是一名华夏人。”

“我曾经认识一位岛国人,我对他说,你们大和民族崇尚武道精神,谁向你们扔原子弹你们就爱谁。你们就算爱非洲黑人,你们也不会喜欢我们。我也曾经向一位到岛国留学的同学说,如果你到了岛国,千万别说日语。你说日语岛国人不光不会尊敬你,反而要嘲笑你。”

“再有一次,我老爸去岛国,见了一位在岛国开饭店的老朋友。他那位老朋友在岛国十余载,从来不将一句日语。反而是那些去消费的岛国说着生涩的普通话与他交流。你要问我为什么,只有一个答案,那便是他走到哪,说的都是华夏话。”

“越来越说得远了。”李含笑再次歉意的笑了笑。而此刻的操场则如死一般的寂静,其中那些来自岛国以及韩国的学子脸上没有鄙夷,只有尊敬。

“最后话归正传,我之前说了,这个位置不应该我站在这里。而是那位从未谋面但相视已久的朋友,他现在就站在下面看着我。”

李含笑说完突然将目光看向陈俊南班级的方向,然后露出一丝歉意的笑容,一字一顿的说道:“我很抱歉,我的朋友——童瑶。”

在这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顺着李含笑的目光向陈俊南这边看来。而陈俊南,陈天宇以及萧章三人都在心中一惊,纷纷诧异的看向童瑶。

淡定让陈俊南几人都蛋疼的童瑶在这一刻再以淡定不起来。只见他身子微微颤抖,眼神复杂的看向台上的李含笑。

片刻后,童瑶终于释然,然后向李含笑抱以微笑。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 萧然
    萧然

    喜欢长风亭舞者很久了,他的这部小说《血塔罗》也是我的菜,在该小说中,长风亭舞者对故事的驾驭能力令人叹为观止,不得不说,长风亭舞者的确是小说界的一名鬼才!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