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语乐文学网 > 言情 > 潘多拉的眼泪
潘多拉的眼泪

潘多拉的眼泪胡伟红

主角:郑希宜,楚佑彬
今天为大家推荐的是一部言情小说,名叫《潘多拉的眼泪》,作者胡伟红笔下的主角郑希宜楚佑彬性格鲜明,爱憎分明,不禁让读者入戏很深,时而跟着笑,时而又跟着哭。小说《潘多拉的眼泪》简介:见习爱天使郑希宜为了变成真正的爱天使,被帝天爷爷派到人间去体验一段感情。但是,帝天爷爷却没有告诉她谁是她的真命天子,而是给了她一个有着五颗不同颜色宝石的手镯,并告诉她,能使宝石亮起来的人就是她的实习对象,同时对象的背上有一颗泪状的胎痣。郑宜希来到人间之后,却发现能让手镯亮起来和背上有痣的人竟然不是同一人,这下她该如何选择?究竟见习爱天使能否完成实习任务?泪状胎痣又会蕴藏着什么样的故事?...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1-02-23 13:28:22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VOL.01

清晨的阳光柔柔地从玻璃窗内照射进来,风很轻柔,天空蔚蓝蔚蓝的。我缓缓睁开眼睛,在有些不知所措的情绪中迎来了周末。整理了乱糟糟的心情,可我还是提不起什么劲头来。

下楼吃早饭的时候姑姑和姑父都在,佑扬各个优雅地搅动这咖啡,一副轻松的样子,而楚佑彬的座位上却空空的。

“希宜,身体有没有那里不舒服?”姑姑关心地询问道。

我露出笑容回答:“没有啊,我很好。”

“你这个孩子啊,太不小心了,幸亏没有摔伤,不然我该怎么向你爸爸妈妈交代。”姑姑疼爱地把牛奶递到我面前,“多喝一点,这样身体才能尽快恢复。”

爸爸妈妈?对我来说真是陌生的字眼。天使哪来的爸爸妈妈呢?说了他们也不会明白吧??

我拿起三明治咬了一口,抬头开了看专心致志翻阅杂志的佑扬哥哥。今天的他似乎有些不大一样,显得安静了许多。也许是坐在靠窗子的位置上的缘故,明媚的阳光懒洋洋地照进来,佑扬哥哥的身上像被镀了一层金色,整个人都发起光来。他黑色的碎长发被光亮折射出温柔的光泽,额前的几搂调皮地半遮住眼睛。

“那个……楚佑彬不来吃饭吗?”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眼前的佑扬哥哥我想起的却是另一个人。

“他有事,一早就出去了。”回答我的竟然是一直沉默的佑扬哥哥。他把杂志放到一边,温文尔雅地举起面前的咖啡。一举一动都散发出王子般的贵族气质。

有事出去了?他会有什么事呢?难道……玲娇美的面容顿时出现在我的脑海中。今天是周末呢,他们会不会在一起?

“希宜。”

我有些失神地抬起头,此刻的佑扬哥哥正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看。

“有什么事吗?”

“别忘了我们今天要出去。”

“出去?”我努力回忆着,却发现自己竟然一点印象都没有。

佑扬哥哥将杯子重新放回原处,温柔地提醒道:“歌友会你忘记了吗?就是今天下午。你不是很想去听吗?”

是啊,我怎么把“夏”歌友会给忘记了。不过好象一切的烦恼都是从那两张票开始的。如果那天晚上我不是偷偷在楚佑彬的房间里拿了两张票,也许就没有后来发生的一切了。可我已经答应佑扬哥哥了,我不能让他失望。而且……我再次回想起那块眼泪形状的胎记,他是我的真明天子啊!

想到这我对佑扬哥哥笑了笑说:“我太糊涂了,居然忘了这么重要的事。那我们一起去吧!”

佑扬哥哥没有说话,一抹奇怪的神情从他眼底迅速闪过,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我有些心虚地低下头,躲避开他的目光。

大约下午6点多钟,张嫂帮我挑选了合适的衣服,并且坚持替我化上了淡淡的妆。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将我和佑扬哥哥送出了门。一路上我的情绪都不是很高涨,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想起楚佑彬。他一直没有回来,我的心里七上八下的突然很想见到他。

佑扬哥哥将车停好,然后打开车门牵着我的手走向会场。他的手指均匀修长,掌心带着暖暖的体温。

我一下字就紧张起来,不知所措地跟在他身边。自从见过那快胎记之后我就没有办法像以前那样毫无顾忌地面对他了,这种感觉怪怪的,连我自己都搞不清楚。

体育馆外人头攒动,随处可见举着大大牌子的女生。她们相互簇拥着从正门激怒场内,手里的荧光棒星星点点的,脸上始终挂着兴奋的笑容。

巨幅海报悬挂在舞台的正上方,背景是阴郁的海边,男生坐在礁石上,双腿随意地垂下。天空灰暗暗的,看不清楚男生的面容,他低垂着头,额前的碎发被风吹得很乱,遮住双眼显得那么迷离而令人心疼。

我好奇地看着那些进入现场的FANS疯狂地呼喊着:“夏!夏!”差点忘了自己是来做什么的。

佑扬哥哥一直牵着我的手,生怕一不小心就与我失散似的。我们绕过激动的人群,走到VIP专区,这里是离舞台最近的地方。身后依旧响着震耳欲聋的喊声场面热闹而又高涨。

几米之外的舞台显然是精心搭建的,所有的装饰都是和挂在最上面的海报呈现同一风格。

就在这时,音乐突然响了起来,观众席上空的灯光刷刷地熄灭,白色烟雾般的干冰从舞台四周涌散开来,华美绚丽的舞台上从顶部洒下一道星芒般的白光,,皎洁的光柱里一袭白衣的男生天使般地出现。他背对着观众,颀长高大的身影突显出完美的线条。

背后响起雷鸣般的尖叫声。场内顿时人声鼎沸。激动的女生们挥舞着手中的荧光棒和带着画像的牌子,不停高呼着:“夏!夏!夏!”

夏?原来他就是这次歌友会的主角。如此简单的登场却造成了不同凡响的效果,真是别出心裁的创意啊。

VOL.02

我微微侧头,这才注意到一直沉默不语的佑扬哥哥脸上始终挂着温柔的笑容。他明亮如星的眼眸闪烁着异样的光彩,此刻正目不转睛地看着舞台上全身心投入表演的“夏”。

难道佑扬哥哥也喜欢他吗?这真是个意外的发现。我还以为像他这样出色到接近完美的人是不会偏爱任何一个人呢!

一曲终了,主持人缓缓走上台来。而一直背对着大家的“夏”也转过身来帅气地朝观众席鞠躬致谢。

他有些蓬乱的头发精心做出时尚的造型,左边的脸颊上贴着形状独特的小亮片。黄色黑框的太阳镜遮去了他的眼睛,给人一种朦胧的感觉。虽然看不清楚他的长相,但不可否认的是他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迷人的气质,有着说不出的魅力。

主持人做着简短的解说,一旁的“夏”话语很少,几乎没有开过口。场内依旧是火爆的气氛,干冰不时喷出白色的烟雾,五彩梦幻的灯光不停地闪烁着,叫喊声此起彼伏,没有一刻间断,疯狂得似乎要震破耳膜。

“希宜,你觉得怎么样?”

在不知不觉中我也融入到这美好的气氛中,直到佑扬哥哥的声音传入耳畔我这才恍然回过神来。

“很棒啊!可是……为什么他的每个造型都要把脸遮去一半呢?而且我听班上的女生说,夏出道的这几个月,根本没有人见过他完整的样子。”关于这点我的确很好奇。

佑扬哥哥轻笑,目光淡淡地飘向舞台。焦距一点点拉近,深邃的眸子中清楚地映入“夏”俊美的身影。

“也许这也是一种包装手段吧。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犹抱琵琶半遮面。’要的就是那样的神秘感吧。”

真的是这样吗?我还是不太理解。但是人类世界里的东西身为天使的我幽怎么会完全明白呢?

不过可以肯定的的是,本来对这场歌友会没什么兴趣的我,开始一点一点地被“夏”那美妙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吸引住了。

那声音干净清澈,时而阴郁撕而高昂,好像每一个音符都融入了歌迷的心中。夏一曲接着一曲地演唱着,没有多余的话语,这一刻只有音乐将在场的所有人相连在了一起。

心,突然变得安静而踏实。我和佑扬哥哥全都沉醉其中。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虽然无数情绪高涨的FANS依旧手举荧光棒高喊着“夏”的名字,但在主持人依依不舍的宣告声中,这个为时两个半小时的歌友会还是拉上了帷幕。

“夏”脸颊上有点点的汗水,在整个过程中他不停地变换着造型,但每次都戴上不同款式的眼镜,脸上也总是贴着不同造型的小饰物。

到了最后一刻他仍然轻抿着嘴唇不打算说些什么,只是酷酷地扬起手臂朝台下的歌迷挥舞着。

在潮水一样的欢呼声中“夏”退到了后台。

观众席上空的灯全部亮起,大厅里明亮刺眼。无数歌迷都沉浸在刚刚的气氛中无法自拔,久久做在原处不肯离去。

“我们走吧。”佑扬哥哥轻轻唤我一声,随后绅士般地牵起我的手。从座位到出口处的这一路上,他都小心翼翼地用身体护住我,生怕我被那些情绪依旧高涨的歌迷给撞到。

看着面前的佑扬哥哥,感受着从他手心传来的温度,我突然觉得自责起来。他这么完美、这么体贴,而且他才是帝天爷爷为安排的真命天子,可我却喜欢上了楚佑彬。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好像自己根本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感情,就那么无药可救地喜欢上了他。我这次的转职任务是不是注定没有办法完成了?

好不容易从人潮中挤出来,我和佑扬哥哥一起来到了停车场。尽管已经散场好一阵了,可体育馆附近的几条马路还是因为热情的歌迷久久不愿离去而堵塞着。

“不如我们现在这等一下吧。人少一点了再把车开出去。”佑扬哥哥温柔地说着。

我有些心不在焉地回答:“好啊。”

“希宜,你没事吧?怎么我觉得你今天有点怪怪的?”

“没……没有,我很好。”

见我神情闪烁佑扬哥哥没有继续追问,他向来都是这么善解人意,于是转变话题问道:“夏的歌很不错吧?”

“他的声音很特别,非常有感染力。”我挖空心思也没有找出特别合适的形容词,只能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反正我很喜欢就对了。”

“是啊,他不唱歌就太可惜了。”佑扬哥哥似乎在和我讲话却又像是自言自语,他轻轻低下头,脸上闪过一丝我不太懂的神情。

咦?怎么有张小小的纸屑在佑扬哥哥的头上?我好心提醒道:“佑扬哥哥,你的头上有东西。”

“是什么?”

“我帮你拿下来好了。”我边说边靠上前伸出手去帮他把头上的纸屑拿下来,“看!好像是有人不小心丢的。”

佑扬哥哥露出温柔的笑容:“谢谢。”四目相对我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就在这时我突然觉得佑扬哥哥的神情有些不对劲,他的视线从我的脸上移开,一直望着前面。我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映入眼帘的是哪个熟悉的身影。

居然是楚佑彬!我的心猛地一抽紧。站在他旁边的不是别人,正是玲。

玲穿着米黄色的蕾丝小洋装,烫过的头发微微带卷。脸上化着浓艳的妆,在有些昏暗的灯光下俨然一朵娇媚的玫瑰。她亲昵地挽着楚佑彬的手臂,整个人都半靠在他的身上,嘴角挂着一抹满足的笑容,眼睛里尽是柔情蜜意。

而一旁的楚佑彬面容显得憔悴,像是刚刚洗过脸似的,额前的头发有些潮湿。黑色衬衣配着复古颜色的牛仔裤,远远望去显得冷漠而阴沉。此刻他正紧绷着一张脸望着车内的我,冰冷的色泽从他的眼底划过,带着一丝的怨气。

我的手还停在空气中,那片小小的纸屑垂头丧气地被夹在指间。

佑扬哥哥淡淡地收起了笑容,嘴唇轻抿。他一直望着前方,可并不想说些什么似的一动不动。

玲似乎也看到了对面的我们,好奇地眨了眨眼睛,随后将挽住楚佑彬的手收得更紧。

停车长外隐约传来歌迷们疯狂的声音,与那喧闹而热烈的气氛比起来,这里的空气中显然布满了诡异和沉闷的因子。

VOL.03

终于,车的门被打开了,佑扬哥哥缓缓走了出去。

他优雅的身影在空荡荡的停车场内显得异常醒目。皮鞋与地面的接触而发出清晰的响声,有节奏地拉近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我呆呆地望着他走出了好几步之后才猛地回过神来,赶紧跟着下了车。

“佑彬,你也来听歌友会啊。”佑扬哥哥的嘴唇微微上扬着,呈现出完美的角度。那笑容也散发着迷人的魅力。

“哥。”楚佑彬闷声叫了一声。

玲微微一征,随后靠近楚佑彬的耳朵小声问道:“怎么没听你说起过?原来你有一位那么优秀的哥哥。”

佑扬哥哥看了一眼玲,礼貌地点了点头:“这位是?”

楚佑彬有些有些不太情愿地介绍起来:“这为是我的朋友,玲姐。这是我哥哥,楚佑扬。”

“你好。”玲伸出纤纤玉手缓缓送上。

“你好。”佑扬哥哥的目光淡淡地落在玲精心装扮过的脸上,只稍稍停留了几秒钟便一闪而过。

我假装不经意地瞟向楚佑彬,谁知道他也刚好在看着我,四目相对,我突然觉得心里一阵慌乱,赶紧再次低下头。他那是什么表情啊,整张脸上都乌云密布,像是快要刮起龙卷风前的天空,阴森森的。

“我和佑彬来听歌友会,没想到在这能遇到你们。”玲自顾自地说着,顺便看了看我,“既然这么巧,不如我们一起吃点东西再回去吧?”

“不用了,玲姐,我有些累了,想早点回去休息。”楚佑彬冷冷地打断玲的话。

玲立刻变得有些不自然,撒娇地说道:“佑彬,告诉过你多少次了,怎么又叫我‘玲姐’,直接叫‘玲’,记得了?”

“玲姐!”楚佑彬有些不耐烦的样子。

“佑彬!叫我玲!”玲依旧不依不饶地挽着楚佑彬的胳膊撒娇。

什么嘛!一把年纪了还要在这装纯情!

就算是白痴也能看出来她对楚佑彬有意思!可是有必要做得那么明显吗?好象是故意要给我看似的!不过她这招果然奏效,我生气了!真的生气了!我咬了咬嘴唇,胸口燃起愤怒的火苗。

佑扬哥哥像是看出了我的心思,轻咳了几声:“咳!咳!咳!”然后拉起我的手,“希宜,你肚子要是不饿的话,我看我们还是直接回家吧。怎么样?”

“当然好啊!我才不稀罕吃什么饭呢!”不怎么怎么回事,我居然说话带刺地发飙了,然后想都不想地转过身朝佑扬哥哥的车走去。

“回家就那么好吗?你很喜欢回家是不是?”楚佑彬的声音级为不友善,像是故意发难似的传来,我刚迈出的脚步也在瞬间愕然而止,“哥,你和这种外星人一起出去有没有遇到什么麻烦?她可是超级会惹事。而且总是会做出些让人满脸通红的举动,就像上次在KTV居然尿裤子……”

“好了!”佑扬哥哥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目光中闪过一丝不容抗拒的神情,“那些玩笑话不要当着外人的面来说。别人会当真的。你和希宜之间需要冷静下来好好谈谈,但是地点绝对不是在这。没什么事的话就早点回家,在外面久了不好。”

“哥!你是不是……”

楚佑彬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他瞪圆了一双眼睛,眉毛紧紧地纠结在一起,张开嘴想所什么,却最终还是咽了回去。

我实在忍无可忍了,他居然把我尿裤子的事情都拿来说!要知道那可是佑扬哥哥牺牲自己和金莎约会来拼命保住的秘密呀!现在他竟然那么轻松地说出来,而且还当着玲的面。

瞧瞧玲的表情,仿佛听了一个多么可笑的笑话!

“楚佑彬!你太过分了!”我低吼了一声,早就握紧成拳的手因为生气而微微有些颤抖,“我再也不要理你了!你是个混蛋!”

“郑希宜!有本事你再说一遍!”楚佑彬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什么,被冲昏头的他像发疯的野兽,早就失去了理智。

玲乖巧地贴在他的身边:“佑彬,你怎么了?今天是个值得庆祝的日子,不要扫兴好不好?我们去喝酒吧。”

去喝酒?他们还是要一起出去吗?我咬着嘴唇,在楚佑彬的对视中不肯做出丝毫的让步。我没错!错的根本不是我!

佑扬哥哥单手将我拥进怀里,他怎么知道我已经快要没有力气争吵下去了?幸亏他拥住我,不然我真怕自己会气晕过去!

“我们走吧。”"佑扬哥哥虽然是在跟我讲话,可是目光却始终没有离开过楚佑彬。

我轻轻点了点头,根本不想再看到眼前着一幕。帝天爷爷,人类的感情真的很折磨人呀!难道你就是想让我体会这个吗?明明有益个很温柔很体贴的人在身边,可是喜欢的偏偏是另外一个只会让自己生气和难过得家伙!这也太奇怪了!

停车场内一片安静,沉闷的空气中不满了不安分的因子,仿佛有着随时就会一触即发的危险。

我和佑扬哥哥重新回到车上。玲一直挽着楚佑彬的手臂,抓得紧紧的,微微侧着头透过车窗的玻璃望着我们,嘴角挂着若有似无的微笑,看不出她在想什么。而楚佑彬只是铁青着一张脸,雕朔似的站在原地,冷冷的目光像是冬天里最骇人的冰霜,令人不寒而栗。

“系好安全带。”"佑扬哥哥侧头望了我一眼,见我呆呆地坐在位置上,像失去了灵魂的躯壳根本毫无反应。他什么话都没有说,伸手帮我把安全带系好,然后沉默地发动车子,聒噪的发动机声在停车场里显得格外刺耳。

玲和楚佑彬仍然站在原地。

外面隐约传来吵闹的声音,时近时远,人潮至今还没有完全散去。

VOL.04

车子平稳地在别墅前停下,佑扬哥哥没有马上开车去车库。车内飘着淡淡的柠檬味,让人觉得有些酸楚。

我一直看着车窗外的景物,从飞驰而过到静止不动,夜幕下的城市显得安静寂寞。我和楚佑彬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关系变得越来越差劲?明明我已经确定了自己喜欢的人就是他,一切却又变得完全不一样了。

脑海中不停地想着这个问题,可怎么也找不出答案。人类的感情,为什么这么复杂?难道身为“见习爱天使”"的我还是无法体会其中的奥秘吗?我有些伤感地低下头,轻轻叹了一口气。

“希宜,你不喜欢看到佑彬和其他女孩子在一起吗?”佑扬哥哥的声音缓缓飘进我的耳畔,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他正聚精会神地望着我。

安静的街道上少了白天的喧闹,除了昏黄的街灯之外,一切都在昏昏沉沉地睡着。

我强打起精神回答:“没有啊,怎么会呢?”

“那……你喜欢佑彬吗?”

“我……”声音像卡在了喉咙里,心里一阵抽痛。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鼻子里酸酸的,难道这就是人类经常提到的眼泪吗?可是天使是没有眼泪的。我摸了摸自己的眼睛,感觉不出任何的潮湿。可这种压抑的感觉还是清晰地向我传来,令我的大脑里一片空白。

“喜欢一个人就应该表达出,不然自己会后悔的。”佑扬哥哥像是在和我讲话又像是在自言自语。他的眼睛在夜幕中显得格外明亮,散发着淡淡的幽幽的光泽,温柔如水。

我很想说些什么,可是望着他的眼睛我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也许是帝天爷爷对我的厚爱吧,为我安排了一个如此优秀的男孩,可是我却偏偏自找麻烦,喜欢上了另外一个人。

佑扬哥哥也不再说什么,知识投来一个善解人意的微笑,随后将车子开进大门。

躺在床上我怎么都无法入睡,脑海中总是闪现出玲和楚佑彬在一起时的画面。每闪过一个镜头,我的心里就会涌起强烈的痛楚,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像是有好多根针一起扎在我身上,除了痛还是痛。而接下来的日子该怎么办呢?还有我的转职任务……此刻的我真是一头雾水,像个白痴似的不知所措。

楚佑彬!楚佑彬!

我的脑袋里面被这三个字塞得满满的,根本没有地方再放其他东西。他俊美的样子、炯炯有神的目光、坚定的嘴唇……我像是被施了摸法一般不停地想着他的一切。

这种感觉真是太折磨人了!我用被子蒙住头,烦躁地根本无法入睡。就在这时奇妙的事情再次发生了,我的手镯居然不规则地摇晃起来,美丽的光束像夜幕下闪烁的繁星眩目而动人。梦幻般的蓝色划破黑暗中的无助在小小的空间内闪耀出美丽的光圈。蓝色的宝石终于亮了起来。

蓝色……代表忧郁。

忧郁……这就是我此时的心情吧。

亮起的宝石再一次提醒着我楚佑彬才是我真正喜欢的人,可是喜欢又能怎么样呢?他的一举一动虽然牵动着我的心弦,然而我们真的能在一起体验一段真正的爱情吗?

别墅外突然响起一阵车轮声,在安静的夜空下显得格外引人注目。刺目的车灯透过窗帘烦躁地一扫而过,这么晚了,会是谁呢?

那熟悉的三个字再次出现在我的脑海中,一个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尽管我不希望是我想的那样,可就当我忐忑不安地从床上起身走到窗边时,看到的仍然是玲美丽的倩影以及楚佑彬有些孤独的面容。

玲从驾驶座席上走下来,有些不舍地叫住径自走向大门的楚佑彬。黑幕一样的夜空下,只有点点的星光照耀着整座寂寞的城市。空旷的街道上,玲甜美的声音隐约传来。

“佑彬,等一下!”

楚佑彬停下脚步,但并没有回头。

玲上前挽住他的手臂,嘴角挂着一丝娇媚的笑容:“你就这么走了?难道今天不开心吗?”

“还好。只不过有些累了。”楚佑彬微微挣脱了一下,玲的手不自然地滑落,“玲姐,我想回去休息了。”

“你真的要和我分得那么清楚?!”玲微微一怔,眼底划过一丝受伤的神情,“我那么帮你,对你那么好,难道你一点都不感激吗?”

“我当然感激,但感情和感激是两回事。玲姐,你那么聪明,应该知道我的话是什么意思。”

“是因为郑希宜吗?”

楚佑彬的手指显得有些僵硬,整个人都变得阴沉沉的。他侧头不语,随即迈动脚步朝大门走去。

“佑彬!”玲不甘心地追上前,“我不想多说什么,不过我不会就这样放弃的。而且我们不是很合拍吗?你也说过喜欢我。”

“那种喜欢是不一样的。”

“有什么不一样?我觉得一样!完全是一样的!”此刻的玲像是失去了理智的孩子,只知道赖皮地撒娇。她索性整个人靠上前,紧紧地抱住楚佑彬。

昏暗的街灯下两个几乎重合的影子像尖刀一般,在我的心上刺了一下。滴血的痛让我几乎要昏厥过去。不要!我不要再看了!将窗帘合起,重新回到床上,我把整个身体蜷缩在被子里。

黑暗中手镯闪耀着蓝色大海一般蔚蓝清澈的光芒,带着让人心碎般的疼痛。我的每一颗宝石都是因为楚佑彬而亮起,然而我却觉得他离我越来越遥远。

黑夜,第一次让人觉得这般孤独。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 酒过三巡
    酒过三巡

    胡伟红的这部小说《潘多拉的眼泪》,给了我一个很大的惊喜,在如今千变一律的创作背景下,胡伟红能够独树一帜,标新立异,实为难得!在此为胡伟红打call。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