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语乐文学网 > 重生 > 摄政王的毒医狂妃
摄政王的毒医狂妃

摄政王的毒医狂妃涵饱饱

主角:轩辕璃,赵蕴
《摄政王的毒医狂妃》是最新面世的一部女频小说,作者涵饱饱在小说中以诙谐幽默的笔调,独具特色的写作风格,深邃的思想维度,主要讲述了:她,医毒双绝,倾尽心血为心爱之人谋夺天下,最后却被心爱之人虐杀在地宫,她恨,恨她瞎了眼,识人不清,恨她鱼目混珠,错把鱼目当珍宝,却伤害了真正爱她的人。今世霸气回归,她带着满腔的仇恨与怒火,定要这些负心人血债血偿,内宅倾轧,朝廷权谋,夺嫡之斗,血雨腥风中,赵蕴发誓一定要让上辈子伤她害她的人付出惨痛的代价......忽然,哨声响起,红衣男子翩然而落,摘下面具露出那张与摄政王别无二致的脸,轩辕璃柔声唤她“蕴儿,江山为聘,做我的皇后可好——”...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3-22 00:08:00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上一世,赵芸儿也是这么一张柔弱却狠毒的脸。而侯爷,她的父亲,对在地宫中被折辱,被断脚的她不闻不问,她上辈子蠢,当她们是亲人,而他们,却恨不得扒下她身上的每一块皮肤,喝尽每一口血。

这两个人真不愧是自己的好妹妹,好父亲!

“妹妹这么着急把我定罪,是巴不得看我被糟践吗?”赵蕴冷笑。

赵芸儿如今得意,自然不认赵蕴指控,反而故意煽风点火,再次拿嫡女说事,仿佛特意要提醒侯爷什么,“父亲,您就绕过姐姐吧,她毕竟是君侯府的嫡女啊!”

“嫡女,她也配?我没有这样不知廉耻的孽种,我看她就该跳河自尽,以免污了我君侯府门楣!”侯爷气的下手更重,一鞭子下去,赵蕴的身上又是一条血痕。

鞭子一下下抽着,钻心的疼,赵熠和周柔在边上哭着过来阻拦,却被侯爷指挥下人制住,看着伤痕累累不服输的赵蕴,哭的满脸是泪。

看着旁边被下人制止的母亲,想到上一世弟弟和母亲的下场,赵蕴怒从心来,一把抓住鞭子,不顾掌心皮开肉绽,带着血丝的眼死死盯着侯爷,“说到底侯爷只在乎你自己吧?我到底是不是清白,有没有受到伤害,你根本半点不在乎。”

“连自己的女儿都不相信,你到底凭什么以父亲的身份来教训我!”

侯爷气急反笑,他指着赵芸儿,“相信,我怎么不相信,我只相信我的芸儿,而你,你只会让本侯蒙羞。”

赵芸儿才是她的女儿。

她赵蕴算个屁。

赵蕴的眼神阴鸷了一瞬,随后冷笑出声,她狠狠的拽着鞭子,掌心割出一道血痕,“你相信她?那你知道你的好芸儿背着你,跟六皇子乱搞,帮你站队吗?”

赵芸儿脸色突变,她怎么忽然提起这茬?她连忙反驳:“姐姐你胡说什么?我和六皇子只是君子之交,清清白白,何曾像你说的这样不堪!”

“君子之交?清白?互赠发钗,在长公主府私相授受的清白吗?”

赵蕴冷眼看着脸色难看的赵芸儿,看向侯爷的目光越发冰冷,“同样是女儿,她与六皇子不清不楚,你倒是不说她有辱门楣。而我的事空穴来风,你就急着要打死我。”

“你这么疼爱你的庶女,我要是不清白了,我看六皇子敢不敢娶一个嫡姐被污的庶女为妻为妾?”

侯爷瞪大眼看着赵蕴,一时间气的说不出话来,胸口上下起伏着,像是下一秒就要昏厥过去。

但是不管是芸儿和六皇子之间不清不白的关系,还是赵蕴一语中的,挑破了如果嫡女被污,家中其他女儿的确不好嫁的事实,都让他如鲠在喉。

胸口一时气血上涌,侯爷大吼一声:“逆女!真是逆女!”

随后丢下鞭子,转身怒气冲冲的走了。

而赵芸儿看侯爷这么容易就放过赵蕴,低垂的眸子闪过一丝阴狠,她生平最恨的,就是自己庶女的身份,明明她什么也不比赵蕴差,但就是因为她庶女,所以什么都矮赵蕴一头!

就连喜欢的人,都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去求娶赵蕴!凭什么!

侯爷走了,周柔和赵熠连忙哭着将赵蕴扶起来,周柔眼睛通红,看着女儿身上的鞭痕,眼中满是疼惜,“蕴儿,我的好蕴儿,侯爷怎么能下这么重的手。”

赵熠抿着唇,眼中氤氲着,却别开头不让泪水落下,眼睛扫过被丢在一旁带着血迹的鞭子,这就是他们的父亲,在姐姐回来后,不是安慰,不是出头,而是一顿冰冷的毒打……

这样的父亲,根本保护不了娘亲和姐姐!

……

后院小轩居。

周柔低头仔细为赵蕴换药,小心翼翼地吹气,生怕赵蕴疼了似的,“你虽然会医术,但也不能这么闹,别这么跟侯爷硬抗,最后受伤的还是你。”

这两天手上的伤都好的差不多了,赵蕴并不在意,她更心疼自己母亲这些年的隐忍。

“对于恶人来说,退一步是不会海阔天空的,只会让她们得寸进尺。”赵蕴目光阴沉道。

周柔叹了口气。

忽然,外面一阵嘈杂。

小轩居作为周柔的院子,平时最清净,鲜少有人来,赵蕴出去一看,居然是侯爷和周姨娘带着大批的人走进来,面色冰冷。

周柔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出来看见这架势懵了。

侯爷却二话不说,上前对着周柔便是狠狠一巴掌,“贱人!”

赵蕴冲上前去,一把将母亲护在身后,怒视着侯爷,“你凭什么打我娘?”

周姨娘无视赵蕴,在旁边帮侯爷开口,“姐姐,虽然你在侯府不受宠,但到底是一家主母,怎么能和外男做出那等苟且之事,你这样,置王爷颜面于何地?”

周柔挨了一巴掌,整个人都是懵的,“你,你们在说什么?”

周姨娘看着周柔的目光痛心疾首,道,“姐姐,你不要狡辩了,你与后院的管事王丁苟且之事,有人亲眼所见,而且,王丁也承认了。”

赵蕴闻言,周身气势一冷,正要说荒谬,就见一张丑脸的猥琐男人王丁一把扑过来,抱住周柔的腿,“夫人,夫人你就承认了吧,你在这侯府也不受宠,咱们才是真心相爱的,侯爷已经答应让你跟奴走了!”

周柔被他的动作,吓的大叫一声,连忙退开。

“哪里来的刁奴,敢污蔑我母亲的清白!”赵蕴一脚狠狠踹开王丁,目光如刃般落在周姨娘身上,想也知道这是她搞的鬼。

侯爷并不准备听周柔等人的狡辩,直接让人去院里搜,很快就有人从周柔的房间里拿出一件男士单衣,递到侯爷的面前。

王丁看见后立马大叫,“对,这就是奴的单衣,奴上次落在这了。”

侯爷的脸黑的能滴出墨来,将单衣一把丢到周柔脸上,怒吼,“贱人,你还有什么好说。”

周姨娘也在旁边帮腔,嘴角的得意掩都掩不住,“人证物证具在,姐姐你还是承认了吧,侯爷定会从轻处理的。”

周柔趴在地上泣不成声,她完全没有做过这些事情,她怎么能承认呢。

侯爷却冷着脸,一脚把人踹开,眼里一片嫌恶,之前的赵蕴的事情才刚刚过去,现在周柔又闹出这种丑闻,他本来就不喜周柔,如今知道她竟然敢给自己戴绿帽子,更是恨不得一纸休书清净。

“我说赵蕴怎么闹出那种事情,原来是你这个当娘的水性杨花,上梁不正下梁歪,你就就是这么教女儿的?!”侯爷指着周柔大骂。

说自己可以,但说她的女儿,周柔急了,“不是的侯爷,我没有,蕴儿也没有!我们都是清白的,你怎能如此污蔑我的蕴儿”

可惜没人听她说话,周姨娘和侯爷已经在自顾自商量,怎么处置她了。

“老爷,要是浸猪笼的话,事情岂不是都传出去了,恐对君侯府的名声有害。”

侯爷冷下脸,“那便直接休弃吧,这样的女人留在我君侯府也是污点,不如趁早赶出去。”

说完,一张早就备好的休书,狠狠砸在周柔的脸上。

周柔眼底一震,瞬间心如死灰。

看着母亲苍白如纸的面容,赵蕴忽然心痛如绞,抱住她,“娘,你是清白的,你是被污蔑的。是她们联合在害你,是侯爷轻信旁人了!不是你的错。”

周柔却看着赵蕴,失神喃喃道:“他只是需要个借口,赶我走而已……”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 绅士无非是耐心的狼
    绅士无非是耐心的狼

    《摄政王的毒医狂妃》是一部可读性很强的网络作品,整部小说伏笔交错,连环布局,情节意外却又在情理之中,具有极强的艺术感染力和可读性。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