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语乐文学网 > 通缉逃妃:祸水国师不承欢 > 通缉逃妃:祸水国师不承欢主角易晓初西墨月结局怎样 最新章节5免费阅读

通缉逃妃:祸水国师不承欢主角易晓初西墨月结局怎样 最新章节5免费阅读

2021-02-23 16:34:50 作者:蜃公子
  • 通缉逃妃:祸水国师不承欢 通缉逃妃:祸水国师不承欢

    御花园里烤锦鲤,后宫里头治傻妃,收服帅气侍卫,气晕古板丞相。封妃大典?开什么玩笑!本国师还未揽尽天下美男,才不要整日面对腹黑皇帝那张面瘫脸!喂,皇帝你的手往哪里放,对着我这女扮男装汉子一般的小包子,居然也能下得去手!

    蜃公子 状态:连载中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通缉逃妃:祸水国师不承欢》 章节介绍

《通缉逃妃:祸水国师不承欢》是一部故事内容新颖的小说,作者蜃公子不落俗套,标新立异,为读者呈现了前所未有的精彩画面。小说《通缉逃妃:祸水国师不承欢》第5章内容:天知道易晓初心里到底有多难堪。她现在可是男人!以一国国师的身份,个头不高,踮着脚.........

《通缉逃妃:祸水国师不承欢》 第5章怒火蹭蹭往上窜 在线试读

天知道易晓初心里到底有多难堪。她现在可是男人!以一国国师的身份,个头不高,踮着脚还只碰到了那个低着头的人的下巴……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别人以为她是断袖怎么办!而且这才一见面就揩了东炽阳的油,也不知道东炽阳会不会恼恨在心,这国宝可还怎么借啊……

“阿嚏!”

老太监打喷嚏的声音阻止了易晓初的胡思乱想,也引起了东炽阳的注意,他转身一看还趴在水里的老太监,眉头立刻就皱了起来:“明印,你趴在水里干嘛?是在捞鱼吗?”

“皇上!”老太监欲哭无泪,“皇上恕罪,奴才脚扭了,爬不起来了。”

“衣衫不整,容貌不正,朕让你接待西国师,可没让你给朕丢脸!”东炽阳的声音越发的冷厉了。

老太监真是百口莫辩,也只能趴在水里不断的讨饶:“皇上恕罪!”

“这位公公当然有好好的接待我,”易晓初不想旁人为了自己平白受罚,淡淡笑着解释道,“这位公公可是好心的把自己穿的衣服借给我引火,又下水给我抓鱼呢!大概是知道这一条锦鲤的确是太小了点!”

锦鲤?东炽阳眉头又是一皱。他低头一看已经被穿在一根树枝上插在一边泥地上的锦鲤,目光一暗:“西国师,不知道朕这锦鲤到底犯了何事,竟然被西国师开膛破肚了?”

一说到这个,易晓初才想起自己被东炽阳给晾在偏殿晾了一个下午……这怒火和饥火那是噌噌的往上窜啊!

“锦鲤没有犯什么事,”易晓初皮笑肉不笑的拿起树枝,把鱼捅进了浓浓的烟雾中,“只是我饿了,所以想要做烧烤……”

说完她就被滚滚浓烟呛了一口,咳嗽两声,心下又有些不安,看着火势不大却云雾缭绕的湿柴,弱弱又加了一句:“我想要做烟熏鱼肉吃。”

“莫非西国师不知道,这锦鲤只能看,不能吃的。”东炽阳的目光也移到了那悲惨的鱼身上。

“是这样的吗?”易晓初嘴角抽了抽,反唇相讥,“莫非东皇陛下不知道,还有个词叫饥不择食?”

“事分轻重缓急,如有怠慢,还请西国师见谅。”东炽阳用玩味的目光瞧着易晓初,仿佛要将她看穿一般,“朕在云绯殿为西国师准备了宴席,只是时辰还早,朕没有想到西国师饿得这么快而已。”

易晓初恨得十指抽搐牙痒痒,恨不得扑上去掐死东炽阳。

现在还早?天都快黑了,这会都七点多了吧!古代不是讲究养生的么!现在应该都吃完晚饭了吧!

“不过既然西国师饿了……那么就请西国师大人随朕一同前往云绯殿吧!”东炽阳的眼神幽暗,顶着那张毫无表情的脸,让人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什么,仿佛是在说一句跟他毫不相干的事情。

死面瘫!易晓初在心里骂了一句,只是一瞟眼看到东炽阳的侧脸,口水又忍不住开始分泌。

死面瘫!真是有一副好皮囊!冷着脸也这么帅……

正兀自往前走的东炽阳听到了易晓初咽口水的声音,脚步立刻就是一缓:“西国师……当真这么饿了?”

易晓初嘴角一抽,却又不甘示弱的一仰头:“哪里哪里,只是东皇陛下实在是……秀色可餐,让本国师分外感觉饥饿罢了。”

在东泱皇宫侍卫的帮助下爬起来的老太监脚下一歪,又给摔进了水里。

东炽阳脸都黑了:“西国师一直如此唐突轻浮?”

“当然不是,”易晓初嘴角一撇,“只是看东皇陛下一直冷着脸,想博陛下一乐而已,献丑了。”哼哼,笑话,就你这个迂腐不堪的古代小皇帝,哪里比得过本大国师的伶牙俐齿!易晓初洋洋得意的想着,脚步也轻快了起来。

只是东炽阳并不觉得这“笑话”有什么让人开心的地方,他冷哼了一声,一拂袖,又兀自往前走。

小丫鬟有些担忧的拽了拽易晓初的袖子:“国师大人……我们是来借东泱国宝的,大人还是不要激怒东皇的好。”

易晓初一拍脑袋,才想起还有这么一茬——开始被饿晕了头,看到这个帅气的东皇之后就一直心心念念的想着看过了美男就跑路的,她竟然忘记了来这里的目的。

“东皇陛下,”易晓初紧赶了两步,语气也变得有些讨好了起来,“不知道吾皇的国书上,可曾提及我出使东泱的原因?”

东炽阳看都没看她一眼,只是往前走着:“未曾。”

易晓初有些不解了。起初她是以为西墨月在国书上开口要国宝,所以东炽阳心里不爽,所以才把她晾在偏殿的呢,现在看起来……西墨月这是什么都没说?

“那西墨月在国书上都说了些什么?”易晓初呆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